女演员吴越照片他掏过厕所,看过大门,种菜七年,死后被誉为“今之八大”!-玩收藏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掏过厕所,看过大门,种菜七年,死后被誉为“今之八大”!-玩收藏



梁崎(1909~1996),字砺平,号聩叟,别署幽州野老、燕山老民、钝根人等。书画兼擅,大写意花鸟、山水、蔬果、人物、走兽无所不能。其指画、指书更独辟蹊径,自成一格,对诗文、画史、画论均有精湛的研究,在当代文人画坛上占有重要的位置,被世人誉为当今“八大”。
少迷丹青 弱冠出道
花卉册页(八开之二)兰石图1954年
1909年2月23日(农历二月初四),梁崎出生在河北省交河县东王武乡曹庄村的一个回族诗书世家。
梁崎的祖父母出身书香门第,饱读诗书,对梁崎倍加宠爱韩火火是谁,倾心培养,视梁崎为家族的继承者。梁崎也常随祖母左右,听祖母讲故事。童年时,梁崎经常随祖母省亲,外曾祖父刘光第对梁崎更是言传身教,赠梁崎的《古今名人画稿》和《十竹斋画谱》两本书,成了他启蒙范本,梁崎朝夕临摹,爱不释手。

十竹斋画谱
梁崎5岁时,进入父亲等人执教的私塾学堂,临写柳公权、欧阳询帖劝君多采撷,课余时临乡贤名家安佩兰的写意画,安佩兰的亲传、指导,使梁崎获益匪浅。

八大山人《松鹿图》
据说6岁那年,一场大雪过后,村里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绒毡。天刚亮,小梁崎推开屋门,惊奇地发现雪地上有两行清晰的蹄印,蹄印从院子里一直延伸到客厅里,继而上了八仙桌,最后消失在八仙桌上的八大山人名画《松鹿图》前,蹄印上的雪痕,还没有融化。“咱家画上的鹿活了,活了……”,小梁崎惊奇地喊着,祖母见他稚嫩的样子,对他说:“画儿,画到好处,就能活”。

黄花紫蟹 指画 纸本设色 89cm×40cm 1980年
1925年,梁崎与明崇祯年间礼部尚书、兼书画家戴明说的后裔戴淑卿订婚。翌年,中学毕业,回曹庄私塾学堂任教,于1927年结婚。婚后,梁崎一头钻进书画艺术之中,文史双修。此后,梁崎又得画家苑麟阁先生传授,系统地临摹了八大山人、周之冕、华新罗等名家的真迹,精研《桐荫论画》等理论名著,其艺术才华有了很大飞跃。

1931年,22岁的梁崎步入画坛,其绘画作品基本成熟,并形成了其早期简约、疏朗、飘逸、洒脱的写意画风格。湖社画会创始人金潜庵发现梁崎,并邀为会员,取名“漱湖”(当时,湖社在北平,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有影响的绘画社团,会员皆以“湖”字为艺名)。后来,梁崎以梁松庵、梁凝云、梁琦等署名,数次在《湖社月刊》发表作品。

由于梁崎家乡闭塞,从小受传统教育影响较深,长辈不鼓励他外出闯荡,而是希望他继承和维持祖业,他只能以普通会员身份和书信的方法与湖社保持联系。1936年,梁崎在《湖社月刊》第九十八期发表《松风涧响》,这是他在该刊发表最成功的一幅作品,也是最后一幅作品。两个月后,这本已有十年历史,出刊百期的综合性图文并茂的文化艺术杂志被迫停刊凌宝儿。

20世纪30年代末,梁崎的弟弟出远门谋生,数年未归,母亲十分挂念,多封家书,女演员吴越照片音信皆无。梁崎得知后,画了一张《鹡鸰图》 并题诗寄给弟弟。诗中写道:
岁序云八月, 沙原起秋风。
鹡鸰时栖止, 啾啁意融融。
手足游陇上, 天涯叹飘萍。
每诵鴒原句, 掩卷泪纵横。
梁崎用诗经“鹡鸰在原”和唐玄宗与众弟兄“长枕共眠”的典故,绘画赋诗,打动了外出谋生的弟弟。弟弟怀揣着《鹡鸰图》,洒泪回到了母亲身边。
箪食瓢饮 不改其志

花卉册页(八开之一) 心定菜根香1954年
1936年夏末,梁崎因家遭劫难,家道败落,被迫迁居河北泊镇。家中发生的一切,好像对梁崎没有造成多大影响星鼻鼹鼠,他依然是天天读书、读诗、读画,沉湎于中国历史文化之中。七.七事变后,被迫南行避难,至济南、开封、连云港等地。1939年返乡,受聘泊镇惠真小学做教员,教授国文和美术。颠簸流离的生活,梁崎仍然醉心于翰墨丹青、诗书写作。

1945年,梁崎移家天津。新中国成立后,梁崎先在一所卫生院干后勤工作,后在天津市卫生学校(中专)、天津中医学院工作。其间应邀为天津市新华艺校、天津市红桥区文化馆教授国画。

1966年,文革浩劫开始,梁崎受到严重冲击,家中的画册、画稿、笔记、书籍、文物古玩等被洗劫一空。庆幸的是,老伴儿急中生智藏起来的一块汉代永平瓦砚,还有一盏没被抄走的油灯。梁崎望着这两件劫后余生的物件,甚感慰藉。他给这个家徒四壁的小破屋起了新斋号“守砚庐”、“一灯庵”,还欣然命笔以短文记之。在梁崎的画作上,也多见题“写于一灯庵”。

说到“一灯庵”,还有一件往事。昔年,有人从地摊以廉价收到一张长不盈尺,宽不过数寸,署名“梁崎写于一灯庵”的画。令人惊奇的是反正面都有画作,一面画有山水,一面画有花鸟。那人质疑是否赝品,便请梁崎的好友给他写封信疯魔传说,请梁先生本人鉴定。当一行人持信来到梁先生的家中时,众人都对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间宽不过丈的小屋,床铺占据一半,床上放着一张饭桌,梁先生正在挥豪。知道众人的来意后逐鹿仙神,接过画,看了看,说:“是我画的。”问他为什么反正面都画了?他说:“省纸。”

在十年浩劫、“一打三反”和“清理阶级队伍”等政治运动中,文艺界地覆天翻地折腾起来,专业画家不是进了“牛棚”,就是被打倒。此时,梁崎倒像一位“局外人”,“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冬秋”,任何干扰难动其心,难消其志。梁崎我行我素,利用家中仅有的纸、颜料等,继续画自己的画,写自己的字,凭借着幼学和经年的记忆积累,仍在先贤的传绘作品中浏览,笔耕不辍,自得其乐。有细心人统计,仅1967年,梁崎画的团扇、斗方、扇笺等达100 余幅。此时,梁崎又喜欢上大青绿山水画,仿赵大年等人的作品,“慕前贤而不为所掩,法古人而不囿陈规”,择其优而为我所用。

1969年年底,梁崎随天津中医学院调至石家庄,在河北新医大学,一直干工会、总务和挂号工作,略和画画有一点关系的,是一度曾从事过绘制解剖图、标本图。梁崎平时被人淡忘,因需要写写画画时,有关负责人才想起让梁崎干抄写、宣传的活计。在石家庄的七年中,他干过挂号员,掏过厕所,看过大门,还种菜七年。人们不知道梁崎是位画家,只知道新医大学有个会写会画的种菜老头。
痛失贤妻 坎坷以求

山村静居 纸本墨笔 30x44.5cm 1985年
1971年,与梁崎结发四十年的老伴戴淑卿经检查患了癌症。此时,梁崎犹如五雷轰顶,几十年来,衣食住行等一切生活问题,都是妻子精心安排。几十年来,衣食住行等一切生活问题都是妻子精心安排,梁崎埋头于艺术,遭受多少次打击仍坚韧执着,都是妻子的理解、体贴、支持。

据梁崎的二女儿梁霄鸾回忆,从自己记事儿起的几十年中,父亲除了上班以外,大部分时间就是画画,林杰妮 对生活上的一切事情,好像没有一点感觉,母亲曾说:“服侍谁,也不要服侍这样的人,你对他再好,你对他再坏,他都没有感觉”。你给父亲锦衣,就是锦衣的梁崎,你给梁崎乞丐服,那就是穿乞丐服的父亲。父亲爱吃捞面,可是他不会拌捞面,这让人们都不会相信,生活中的父亲就是这样,偶尔没顾上给父亲拌好蔓越莓片,他就静静地,菜码、卤子、面条,一层一层地吃完。

几十年来,梁崎和老伴儿相伴相随相依,饱尝世间之苦,老伴儿未尽天年,却要溘然离去,这一切让梁崎陷入了极度的苦闷和凄凉。他拖着刚刚痊愈的身躯,携妻四处寻医问药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满含心酸地送走了与他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贤妻。

梁崎在给妻子的挽联中,抒发了自己悲苦之情和悔悟之心。“苦我今朝只余薄命糟糠犹在天上,务卿来世非遇封侯夫婿莫到人间。”(其意:可怜我的结发之妻啊,如今别我而去,天上人间,苦了我这无能的穷苦之人;若有来世,没有富贵之男人,千万别回到人间)。
艰苦朴素 笔耕不辍

野径寻芳 纸本墨笔30x44.5cm 1985年
梁崎在河北新医大学期间,某美术学院的一位教授带着工农兵学员来实习,无意间发现了一张梁崎的山水画,便向学生说,这是典型的石涛韵味。然后又追问梁崎是谁,学校陪同人员谎说是本院的教师。对此,这位教授便以真诚之心,敬佩之意,非要拜见梁崎。校方无奈,才将梁崎从菜园召回,并给梁崎换了件衣服,权作接待人员。这次接待令梁崎终生难忘,他第一次得到了专业权威的认可。梁崎不但和教授及学员们交谈,而且还应邀在专门为他预备的八尺大的宣纸上作画。笔墨潇洒,淋漓尽致,笔笔传神。梁崎感慨地说:“人家的宣纸真好,多年没用过这么好的纸了,真是让我享受了。”

从此,梁崎的画渐渐地传到社会上,某大宾馆有几位慧眼识珠之人,请梁崎去宾馆休养、作画。一个种了七年菜的老农,平生从未受过如此隆重的待遇,当梁崎迈进铺着红地毯的豪华殿堂时,简直有点手足无措。“咱住人家的宾馆,吃人家的饭,不能白吃白住,总得做点贡献呀!”诚实敦厚的梁崎在宾馆住了四个月,竟贡献了一百多幅绘画精品。若干年后,有一个辗转传来的消息说,那几个人靠这批画,都成了万元户。对此,梁崎只是淡然一笑:“那是人家应得的,咱那时不过是个种菜的,谁待见?人家看得起咱,才请咱去画,人家识货,赚得是眼力钱。”

1973年神魔系统,梁崎退休回到天津,在友人的帮助下,续娶刘素珍,定居西北角大丰路房家胡同。时已年近古稀的梁崎,家境困窘,不得不受雇于人,为别人作画以贴补生活之需。直到去世前,梁崎的画皆作赠品,有求必应。在梁崎眼中,人人平等,长少一样,哪怕闾里小巷引车卖浆者之流九霄惊魂,只要张口,来者不拒。回报者多不过二两、半斤茶叶,或送些宣纸、墨汁而已嵇氏四弄。大部分人只是一句“谢谢!”了之。从这里大家可以窥见他的人品:不趋炎附势,耿介率真。

也曾有一些人,妄称某市领导出访,看中梁崎的画作,骗去数十幅代表作变卖;还有的人谎称为梁崎出书、发表、拿其精品画作,改头换面出版自己的画集;更有甚者,趁梁崎看病需用钱之际,拿去梁崎大幅轴画去画廊出售,竟泥牛入海,一去无消息。待梁崎去信询问,竞向梁崎摊牌,要倒三七分成。面对着频频索画者,梁崎尽日应付,却不知道自己的画在市场上的价格。虽然梁崎当时画儿的价格已经不低了,面对一些强取豪夺之人竟无可奈何。一顶价值几毛钱的线帽,竟然要去梁崎指画数幅。梁崎到外地讲学,他人代垫了几百元,数月后,竟逼迫着梁崎以一捆画相抵了。

“文革”结束不久,天津查抄办公室通知梁崎去认领东西。工作人员见文质彬彬的老先生衣着简朴、儒态文雅,仔细端详每一件器物,便告知“只要相近的东西可以拿走”。梁崎先生生活寒俭,造反派抄走的东西不乏珍罕之品,可看了几小时后,一件东西未拿便走了。他以为:岁月流转奥特十兄弟,参悟甚广,家有万贯,不如有个太平的社会,和谐才能发展和创造。

退休回天津后,梁崎一直居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南房,最后10年,由二女儿、女婿将老人接来,才住进老式的小偏单楼房。 加之女儿、女婿的孝心,梁崎才得以潜心书画。晚年时由于行动不便,画大画,画到下部,由女儿面对他双手举着画,梁崎坐在那里当空作业完成。娴熟的驾驭能力,不觉令人倾倒,大家功力显而易见。

那时,他常参加和平文化馆举办的笔会。有一次,书法家龚望写完字后,对梁先生说:“梁爷,多会走?”梁先生说:“您先走吧,这里宽敞,我再画会。”联系上文,大家应该明白梁先生此时的窘境与困难了。

昔年,梁崎请张牧石先生治印。张先生说:“您那个崎字,他人多刻从山奇声,这是俗写,说文无此字,我若刻从危从支。”梁先生说:“不从俗,恐人不识。”后来,张先生为梁先生治印,崎字从俗,但没有刻边款。他钤印是从俗了,可作品当时又有多少人能识黑豹特警队?悲乎!
晚逢盛世 硕果累累

溪山清舍 扇面 纸本墨笔 24.5cm×53cm 1974年
梁崎年近八旬,依然康健。他远行湖南、广东,还回到了阔别数十载的交河故里,在那里为泊头清真寺、老干部局作画。当地有关部门提出要为梁崎盖四间瓦房,安度晚年,被他婉言谢绝了。南方的远游和故里的重返,梁崎留下了大批高质量的书画作品,也是艺术成就最高时期的代表作,得到各地画坛、名家和广大书画爱好者的高度赞扬。

1995年,梁崎荣获天津市鲁迅文艺奖金特别奖。正当梁崎热情饱满、一心为弘扬国画艺术多做贡献的时候,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患轻度中风。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得到康复,仍到各地作画,参加各类社会活动,教学、讲座。由于当时居住条件差,其病情再次复发。二女儿女婿将老人接到家中,日夜照顾饮食起居,大女儿也从呼和浩特来津照料。

尽管梁崎已年过八旬,不能自理,但从未放弃对艺术的追求,每天仍坐在轮椅上拖着病臂看书、习字、作画;为天津电视塔竣工,写了“天津电视塔劳工神圣”的条幅;为天津义和团纪念馆和天津市红桥区少年儿童图书馆题匾;为天津举办世乒赛创作书画等。

电视剧《渴望》 热播时,梁崎被贤妻良母刘慧芳所感动。后来听说演员张凯丽身体不好,便叮嘱家人打听她的通讯地址,要为她画一幅画以表示自己的敬意。后来一位记者为他送来《渴望》的小说,还将张凯丽的照片放大后送给先生。梁崎把这幅照片镶在镜子里,挂在床对面的墙上,来人就讲。女儿及晚辈们拿他打趣儿:“姥爷成了追星族了。”当梁崎得知《甲午风云》 演员李默然拒绝做广告,不走穴的高尚人品后,逢人便打听与李默然的联系方式,要为其书写作品,以示景仰。

独留清气满乾坤 纸本墨笔 154cm×73cm 1982年
病故前几天,梁崎打着吊针渐渐入睡,醒来竟对女儿说:“我脑子里已构思七十多幅画稿了,等我好了还要作画。”还有一次,梁崎一觉醒来对家人说:“昨晚这个好啊,做了一夜作诗的梦。”梁崎如此豁达和乐观的生活态度,对艺术的酷爱和孜孜以求的精神,让人们深层次地触摸到了一个艺术家丰富而高洁的内心世界瘦长鬼影。

梁崎(1909~1996)
1996年4月10日,梁崎静静地走完了七十余年痴迷书画的艺术之路,与世长辞。
梁崎一生坎坷,可他没有屈从命运。
他的画折射出对命运的抗争。
这种抗争不是忿忿,而是大冷静后的大热情花椒肉。
他将精力都放在写字作画上,
没有为出名而蝇营狗苟。
他以坚忍的毅力,博大的画作,
为世人留下珍贵的艺术作品。
这作品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
中华收藏网艺术品交易平台(www.pmv.cn)是国家现代服务业综合试点项目,蝉联五届“中国行业电子商务百强网站”,是一家专营艺术品租赁、众筹、艺术品质押、收藏会展、书画家推广、交易拍卖、合作共赢平台。猜您喜欢往期精选▼
文物乃国之根脉 收藏乃保护传承:岂容胡来
我要鉴宝·全民行家团·招募中 动动手指 轻松赚酬金
央行企服||微软商标涉嫌侵犯民企知识产权,怎么办
中国文物,怎么就成了“日本国宝”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文明确要求:完善健全文物合法流通交易体制机制黄兴维!
成交价拍出441000元!这张10元能让你一夜暴富!
他是中国最变态的画家,5幅美女作,最后一幅连马云都买不到

?商务合作:QQ:1411544946
手机号:15088266097 (同微信号)
邮箱:jm@pmv.cn
?客服电话:0579-82057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