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带刺的玫瑰他是中国佛教知名度最高的僧人,被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全球热点人物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是中国佛教知名度最高的僧人,被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全球热点人物

2018年3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五,
是玄奘大师圆寂纪念日。
松风水月 未足比其清华
仙露明珠 讵能方其朗润
遥想大师千年前的风采,
仿佛看到了大师风中飘动的衣袂,
依稀能听到大师演法的狮吼雷音。

玄奘法师画像
如果说到中国佛教史上知名度最高的出家人,非大唐三藏法师玄奘莫属小浣熊下载站。
因小说《西游记》的缘故,“唐僧”家喻户晓,是一个妇孺皆知的人物;
撇开小说的虚拟,仅从佛教自身发展的历程来说,
玄奘法师的卓越贡献也可彪炳史册,是佛法东传历程中的一座里程碑。
大乘天齐秦-玄奘大师电影原声带
少年出家
玄奘法师(600-664)是隋唐时人,杰出的翻译家,法相宗的创始人。
法师俗姓陈名祎(yī),自幼聪慧敦厚,温文尔雅,仪表非凡,跟从仲兄诵习儒道经典,勤学不懈。
玄奘法师十岁父母双亡,十三岁时随仲兄长捷在洛阳净土寺出家,听讲《涅槃经》,受习《摄大乘论》。
大业八年(612年),洛阳选拔二十七人出家为僧。主考大理寺卿郑善果见法师年纪虽小,却对答出众,问他出家目的何在。
法师答道:“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主考赞许他器宇非凡,志向高远,破格以沙弥身份录入僧籍。
隋唐之际,天下大乱,兄弟二人从洛阳出发,经过长安抵达成都,开始了参谒耆宿,寻师访道的参学生活,足迹遍及半个中国。
法师在成都学习《摄大乘论》、《阿毗昙论》,听受《迦延论》。
唐武德三年(620年),法师年满二十岁,在成都空慧寺受具足戒,并学习戒律。后又北上受习《成实论》和《俱舍论》。
在长安,他听当时佛门大德法凌逸群常、僧辩二位法师讲《摄大乘论》,质疑问难,纵横论辩机甲触手时空,众时贤深为其智慧与才学所折服,赞叹他为“释门千里之驹”,而法师也因此誉满京城。
在参学访道的过程中,玄奘法师发现当时众多高僧对佛法的见解不一,没有定准。因印度尚有很多梵本没有译为中文,加上前人所译经论多采用意译,使得很多问题,无法解答,让后学们无可适从。
为解决这些根本问题,玄奘大师发愿前往天竺寻访原始梵本经典,探求佛法真义。

西行路经图
西行求法
贞观元年(627年),法师决意西行。
因从中土前往西域,必须要得到皇帝的特许哈空调股吧,他二度上表陈情,但没有获得批准。
但他仍冒险出关,由长安经秦州(今甘肃天水一带)、兰州抵达凉州(今甘肃武威)。
可是刚到不久,长安的追捕令也紧随其至。
法师唯有昼伏夜行,历尽艰险,穿过甘肃走廊,抵达瓜州(今甘肃西北部),不顾留难,执意前行。
瓜州榆林窟
玄奘法师以探险家般的胆魄,勇士般百折不挠的意志,只身一人,进入了方圆八百里的莫贺延碛大沙漠。
莫贺延碛大沙漠位于罗布泊和玉门关之间堀桑与宫村君,今称“哈顺戈壁”,“上无飞鸟,下无走兽,草木不生,人迹罕绝;时而风卷沙石,时而暴晒湿蒸;时而见枯骨遍野,战场遗迹;时而见凶恶野兽,鬼魅影像……”
白天,太阳无情的暴晒使地表温度极高,根本无法落脚,法师只能把自己埋在沙间,待到夜间出来赶路。
大沙漠广阔无垠,玄奘法师一时迷失了方向。不仅如此,在迷途中,他不小心打翻了水袋,茫茫沙海中,失去了饮水意味着丧失了一切生存下去的希望。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说:“千里之资,一朝斯罄。”由此,心意彷徨,意欲东回寻求帮助。
然走几里回头路后,想起自己“绝不东移一步”的发愿,并反覆诘问自己“今何故来?”终于再发誓愿,“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
在这样的绝境下,他四夜五日无滴水可饮,凭着信念,口诵观音菩萨圣号,默念《心经》,向西而去……

高昌故城大经堂(玄奘法师讲经处)
走出莫贺延碛,路经高昌国,高昌王麴文泰对玄奘法师崇高的僧格和高深的佛学造诣非常敬仰,给予厚供,拜为国师,并结为兄弟之盟,苦慰劝留,希望法师留在高昌国。
玄奘法师求法志愿坚定,绝食四天。高昌王被法师矢志不渝的精神所感动空投网,只好为法师备好粮草盘缠,并挑选国内僧人及侍从数人,护送法师西行。
玄奘法师带队翻越雪山葱岭,途中染上了冷病,一直到晚年,这种病仍不时发作。
但是法师西行求法的意志在各种苦难的磨砺下变得更加坚定。他取道阿富汗进入今天印度境内,沿途瞻礼圣迹,直至那烂陀寺。

那烂陀遗址
声震天竺
那烂陀寺是当时佛教的最高学府,戒贤论师是寺里地位最崇高的导师。玄奘法师跟从戒贤论师学习唯识学,被列在十位上首弟子之内。
在此求学的六年中,法师学习了《瑜伽师地论》,又学了《显扬论》、《大毗婆沙论》、《俱舍论》、《顺正理论》、《对法论》、《因明论》、《声明论》、《集量论》、《中论》、《百论》等论,钻研诸部法义。
此后,法师游历五天竺圣迹,遍访名师。
他亲近胜军论师三年,学习《唯识抉择论》、《意义论》、《十二因缘论》、《庄严论》,研究因明等诸多问题,并竭力寻求梵本原典。
法师从南印度游学归来后,回到那烂陀寺,奉戒贤论师之命,在寺内讲授《摄大乘论》、《唯识抉择论》。
当时有师子光论师在那烂陀寺讲授龙树一系的《中论》与《百论》,辩驳玄奘法师的观点。
法师于是会和中观、瑜伽两宗,著《会宗论》三千偈颂(已佚)破斥师子光论师的观点。
后又著《制恶见论》一千六百偈颂破斥小乘论师的《破大乘论》,因而名震五天竺。
戒日王在当时统一了五天竺,是各国的盟主。他信仰大乘佛法,是那烂陀寺的护法。
在拜读了玄奘大师《制恶见论》后,戒日王万分折服,极为推崇,便在首都曲女城举行无遮辩论大会。
五天竺十八国国王均列席会上,大小乘僧及婆罗门等共七千余人到场参加炎黄血少。戒日王礼请玄奘大师作为大会论主,弘扬大乘法义。
法师在会上讲述了《制恶见论》的要旨,提出“真唯识量”的论点,并悬之于会场外。
一连十八天,法师一人高居论坛,阔论雄谈,没有一个人能辩倒他,也没有人能改动《制恶见论》里的一个字。
会后,十八位国王和诸多僧人、学者在玄奘法师座下皈依了大乘佛法,法师成为印度宗教哲学的最高权威,获得了“大乘天”、“解脱天”的美誉。

电影《玄奘大师》海报
玄奘法师虽然声震天竺,然而,他始终未曾忘记当初离开故土,西行求法的初衷。
他无时不刻不在思念自己的祖国,希望学成后东归,振兴中土的佛教。
戒日王一再挽留法师在印度弘法,有的国王甚至要为法师供养一百座寺院。
玄奘法师从怀里取出他一直珍藏的一抔祖国的黄土,对他们说:
“支那国去此遐远,晚闻佛法,虽沾梗概,不能委具,为此故来访殊异耳。今果愿者,皆由本土诸贤思渴诚深之所致也,以是不敢须臾而忘。”
在玄奘法师的强烈要求下,戒日王等无奈,只好送他回国。
主持译经
贞观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花了十九年时间到印度取经的玄奘,终于回到了长安。史载当时“道俗奔迎,倾都罢市”。
不久,唐太宗接见并劝其还俗出仕,玄奘婉言辞谢:“玄奘少践缁门,服膺佛道,玄宗是习,孔教未闻。今遣从俗,无异乘流之舟,使弃水而就陆,不唯无功,亦徒令腐败也”。并表达了“愿得毕身行道,以报国恩”的心愿。
尔后留长安弘福寺译经,由朝廷供给所需,并召各地名僧二十余人助译,分任证义、缀文、正字、证梵等职,组成了中国佛教史上最为完备的译场。
他白天主持翻译佛经工作,晚上还要抽时间为太宗撰写西行见闻(由其弟子辨机法师笔录)。
他并不是一个迂腐的只知道佛经的学者,他很通达,明白要完成佛经翻译这一巨大工程,非得获得国家支持不行。
他的《大唐西域记》十二卷本,介绍了138个国家的风俗地理。“推表山川,考采境壤,详国俗之刚柔,天藤湘子系水土之风气”。对于今天研究中印交通以及中亚地区的民俗风情、人文地理,均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玄奘大师所著《大唐西域记》
在翻译上,玄奘一改以往要么为忠实原典而偏于直译的方法,要么为文字顺畅而有违原典的意译,主张“既需求真,又了喻俗”的译经原则,
并创造性地提出了“五不翻”二炮手演员表,成为中国佛教译经史上的“新译”标志。
欧阳竟无曾赞叹玄奘的翻译风格是:“一语之要,坚如磐石;一义之出,灿若星辰。”

回国后,玄奘大师在长安开设译场,专心译经,分秒必争,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必定要在晚上继续完成。
每天译经结束,还要诵经拜佛,直至三更才睡,然后五更起床,继续翻译。
如此孜孜不倦,译经十九载,共译出经论75部,1335卷,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
现代佛学大师吕澂先生评价说“印度的佛学从汉末传来中国,直到唐初的几百年间清夜吟,真正能够传译印度学说的本来面目,要算玄奘这一家。”
玄奘与其高足窥基,由于对唯识经论的传译阐扬,使得唯识学成为一大宗派,并薪火相传,风从影随,至近代仍有杨仁山、太虚、欧阳竟无等提倡弘扬,余音绵远不绝。
如果说鸠摩罗什开演中观,令印度佛教空宗流布中土,那么正是玄奘师徒的努力,让瑜伽有宗得以辉煌。
这样印度大乘佛法的空有二脉,双峰并峙,如日月同辉,普照华夏大地。
示现圆寂
玄奘法师在译完《般若经》后,自觉身体大不如从前,知道无常将至,时日无多,便向寺众和弟子欢喜辞别:
“玄奘此毒身深可厌患,所作事毕,无宜久住爱上总经理,愿以所修福慧回施有情,共诸有情同生兜率天弥勒内眷属中奉事慈尊,佛下生时亦愿随下广作佛事,乃至无上菩提。”
玄奘法师圆寂前,有弟子问:“和尚决定得生弥勒内院否?”法师报云:“得生。”后,右肋而卧,安然舍报。
唐高宗惊闻噩耗,哀伤不已,反复说:“朕失国宝矣!”
出殡当天,五百里之内,四众送葬者有一百多万。当夜留在白鹿原墓地为玄奘法师守灵的四众弟子有三万人之多。

民族脊梁
与很多人相比,玄奘法师的一生近乎单调——他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仿佛只是在行走、译经。
然而他却在这样简明的人生中,为人类创造了史诗般追求真理的征程,为中国翻译了成千上万卷经书。
他的所做所行——求法和译经,全是一个和尚的本分。他终其一生舍身为法刹那清欢,矢志不渝。
在人类文化交流史上,玄奘是空前绝后的,女人是带刺的玫瑰他是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今天,玄奘已经成为中印两个大国之间友好的化身。
印度历史学家Ali说,“如果没有玄奘,重建印度史几乎是不可能的。”
英国历史学家Smith说王正敏,“对于印度历史来说,怎样评估玄奘都不为过。”
玄奘大师留给中华民族的,或许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作家鲁迅这样写道,“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舍身求法的人,首先就有玄奘。玄奘留给我们的,是一种精神。对理想永不放弃,对信念始终坚持,这就是玄奘的精神,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
“愿以所闻冬未了,归还翻译,使有缘之徒,同得闻见,用报师恩。”
遥想大师千年前的风采,
仿佛看到大师风中飘动的衣袂,依稀能听到大师演法的狮吼雷音。
我们今天重温玄奘大师的情怀,回顾大师走过的路,缅怀大师的法乳深恩,正是为了回应大师“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的悲心切愿,为今天的和乐人群、报恩社会而精进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