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问答他看似正义,不畏权贵弹劾名臣,骨子里却充满谄媚!-小霞说热点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看似正义,不畏权贵弹劾名臣,骨子里却充满谄媚!-小霞说热点
大家好奇虎问答,今天给大家讲讲蔡寿祺的故事。他刚出场时,展示的基本上是一个正直的能吏形象。据史料载,蔡寿祺是江西德化人,道光年间中进士后,被安排在中枢机关服务,也曾到满族将军胜保营中搞过军务。
咸丰丁巳年(1857)冬天,蔡寿祺父亲过世朗基奴斯枪,由于江西九江此时被太平军占据,不能直接回家方亦菲。因此,直呆到第二年五月才离开京城,准备先到四川,再坐船回江西老家。等到守完父丧,已经是同治元年(1862)。蔡寿祺又由江西进京,担任日(1862)。蔡寿祺又由江西进京,担任日讲起居注官。这个职位,主要是在皇宫里服务,编写皇帝的工作和生活日志(起居注)。看似不太重要,但由于在皇帝身边,就变得显贵起来。在这个平台上,按照蔡寿祺一贯爱表现的性格,他是不甘寂寞的。
果然,同治四年(1865)二月二十四日,蔡寿祺上了一道洋洋洒洒多达万言的奏折,对曾国藩、骆秉章、曾国荃、多隆阿、刘蓉、胡林翼等以湘军将领为主的名臣名将一一提出严厉斥责和批评,列举纪纲败坏的现象达十种之多。三月初四日,蔡寿祺接着又呈上一道奏折,专门针对恭亲王奕訢进行苛酷弹劾。这个折子对恭亲王的批判在语气上非常严正,同时也非常有技巧。他批评恭亲王贪墨、骄盈、揽权、徇私,每一条罪状都义正辞严,却不直接提出自己的批驳意见,而是通过别人的反映来体现。
比如,讲恭亲王骄盈仙途野路,奏折上的原话是:“自金陵克复后,票拟谕旨多有大功告成字样,现在各省逆氛尚炽,军务何尝告竣,而以一省城之肃清,附近疆臣咸膺懋赏,户兵诸部胥被褒荣,居功不疑,群相粉饰,臣民猜疑,则以为议政王之骄盈。”议政王就是指恭亲王奕訢。这里说李荷妮,自从把南京从太平军里夺回来后,恭亲王负责的军机处所拟的谕旨常常写有“大功告成”的字样,实际上现在还有很多省被太平军占领着,大家因为一个省的太平军被肃清包钢一中,疆臣京官都被奖赏,互相粉饰,臣民对此表示猜疑,就认为恭亲王骄盈。
奏折的语言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夺命追踪,既要讲罪名的严重性李祖铭,又不能说是自己的指斥,蔡寿祺实在是高明。他还在奏折里提出了处理方法,“臣愚以为议政王若于此时引为己过,归政朝廷,退居藩邸,请别择懿亲议政……庶几天和可召,物议可弭,为朝廷无疆之福,即为一己全不朽之名”。这话说得很明白,无非是:恭亲王我参了你这么多罪名,你识相的话,还是早早把权力交出来,说不定还能保全名声。尧建云
回过头来分析一下蔡寿祺的言行验光单怎么看,我们发现,他在朝廷内不畏权贵弹劾名将名臣和炙手可热的恭亲王,其姿态都似乎站在正义的一边,他本人也如同一个正义的化身,手举着道德高标等着后人膜拜。然而,表象上的迷雾并不能掩盖背后的真实。蔡寿祺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特别是那两封奏折,完全可以看作是蓄谋已久的政治表演,想通过这种手段来讨好慈禧,以获得自己的进身之阶。
为什么这么说呢?先来看第一封奏折,他矛头指向的,是以曾国藩为代表湘军将领群体。我们知道,曾国藩是肃顺一手提拔起来的,而肃顺又是慈禧当年的死对头。加上当时满人官员对汉人官员意见很大,正有意排斥。蔡寿祺是给满族将军胜保搞过服务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这封奏折背后的动因,无非是取悦慈禧,讨好满人官员。
第二封奏折是批判恭亲王奕訢的。慈禧和奕訢在扳倒肃顺问题上,结成了较为牢固的攻守同盟。但肃顺倒台伏法后,唯一可以和慈禧抗衡的,也只是奕訢了。慈禧既要倚仗奕訢的才能,又忌惮他的势力,很想找机会给奕訢一点颜色看。蔡寿祺的奏折就是针对这种情况发出的狗屎的英文,至于把谁批倒,这不是他的目的,他的指归在于讨得慈禧的欢心。至此可以看出,蔡寿祺这个能吏所发出的措辞严厉的批判,本质上不过是披着正义外衣的谄媚。
这种谄媚看上去很有儒者的风骨,但实质与儒家所倡导的大丈夫精神是相去甚远的。其骨子里,依然是唯权力和利益马首是瞻的讨好卖乖大儒侠史艳文。蔡寿祺如此高技巧的谄媚是否给自己换回了光明仕途呢?不然。你参别人,别人也可以参你。蔡寿祺奏折中弹劾所涉及的刘蓉,不久也呈上一折,弹劾蔡寿祺“在四川招摇,擅募兵勇”等。随后,蔡寿祺即被革职,自此穷愁潦倒,一蹶不振,晚年失明,七十三岁时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