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三山岛从金边到暹粒-德赛西威小二班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从金边到暹粒-德赛西威小二班
飞机从太平洋进入越南领空朝着金边的方向飞去,讲述柬埔寨红色高棉那段恐怖时期的电影场景《杀戮之地》将变得越来越真实。从飞机上往下俯视着那条越南长长的海岸线,从地图上看,已显现出这条海岸线对柬埔寨的逼仄,历史上这条海岸线也曾属于柬埔寨的吧,此行没有特别刻意的目的希特勒完蛋了,线路的选定也只是机缘巧合,对这个国家的了解也只停留在百度百科和偶尔出现的新闻上,当它将要成为一个具体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做好深入了解的准备大圣车服。
在金边机场出关,导游在出行前交代过给关检员小费的细节,这种现象虽然可以圆名为这是一个小费国家,但从根源上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地方风气的腐败,穿着象征这个国家制服的关检员,威严里活生生一副贪婪的既视感,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多拿了我1美金小费而至于产生这么大的意见。当地导游是柬埔寨第二代华人,祖籍广州,父辈政治避难逃到了柬埔寨,融合了东南亚特有的肤色和相貌特征,听他随口与当地大巴司机对话的间隙,已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当地人,但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却表现出对自我身份判别的分歧,既不觉得自己是柬埔寨人,也不完全肯定自己是中国人,柬籍华人也许是他们最好的身份概括吧。他对我们他表现出了一种先入为主的亲近,他会跟我们介绍当地华人在柬埔寨政治和商业上的成就,以加深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谐家园二区,也让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勤劳“赋予我们这个民族的含义。

还来不及张望,柬埔寨之行在导游一路上不紧不慢的介绍下开始了。塔仔山为行程的第一站,一路上听导游介绍了这座山背后神神叨叨的故事泰森咬耳朵,让人觉得并不那么真实。香火缭绕的寺庙,有前来祭拜的虔诚的当地人,与走马观花的游客相映衬,我总觉得我们的到来对他们来说是种无奈和伤害。寺庙里随处垫压着各国纸币,很难分辨这是一种施舍还是一种盲目的跟随。塔仔山外有当地用汉字写着自身遭遇的乞讨者,看着那条失去右腿悬空的裤管,据他的描述是当兵执行任务时遭遇了地雷,红色高棉的那段恐怖历史迎面扑来。
站在皇宫金银阁殿前,在习惯了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我们对宏伟似乎早已失去了感知,行程匆忙的原因也让我们失去了对皇宫建筑风格寻味的兴趣。我只是在想,过去的一方君王,似乎只能以宏伟建筑的形式单粗暴的向平民展示自己的威严,所有的庄严肃穆只不过是想让人俯首屈服。皇宫或许是一方帝王集当时财力、物力及科学技术的展示吧,然而对于现代文明社会,人已回归理性,权利将被逐渐淡化,君王只是象征性的存在,我们已不再需宏伟,也不再需要庄严肃穆,界定一个人的伟大与否是他为这个世界文明的进步带来了什么。

独立纪念碑,西哈努克的雕塑身形比例明显经过PS。殖民与被殖民,我一直怀疑我们发明的“殖民”一词含义是否等同于Colonizion阜康天气预报。曾有人说,当代中国大陆若要摆脱现落后的思想现状需要英国再殖民100年以上才会有所改善。然而我困惑的是柬埔寨自1863年被法国殖民至1953年的90年里法国为这里带来了什么。

金边街头各种广告招牌,读不懂的高棉文下还译有汉字,有的还同时夹杂着汉字、英文、韩文等多国文字,我不知道可否解读为是一种文化多样性的包容。特色的水果街每个摊位都摆着来自寒带的苹果,让人不觉对所谓的特色水果街少了几分信赖夺妻饕餮。水果摊老板有的拖儿带女在闷热的铁蓬里守候着,我在假设类似于这样的旅游区特色水果街,要是在国内或许早会被商业化,然后每个摊主至少是交得起高额租金的小老板。

旅游团餐,流水线的制作方式,粗糙的味觉会让人误认为是当地的饮食特点。都说最简单直接亲近一个地方的式是品尝当地的特色美食,没有熟人引路没有美团推荐,刘虞佳以致我们晚上的夜宵只能选在我们落脚的华人酒店门口那家打着中国风味招牌的烧烤店。走进大棚,服务员和厨师都是当地小哥,既然是打着中国风味,于是我一进门便勇敢的操起了普通话,然而服务生并听不明白普通话,但像是像事前已做好了应付的备案,小哥叫来了位广西老板。很显然打着零工的柬埔寨厨师小哥学不来中国烹饪手艺,简陋的大棚似乎也看不出对他们对厨艺特意培训的管理必要,我们姑且把烧烤中那些难以习惯的味道归结为当地味道了,就像咖喱味属于印度一样。那晚没收住,喝酒的豪情不以地理位置而转移,我看到了服务生小哥看着我们一群人酒兴起后无法理解的眼神。我们与广西老板对喝了几杯,莫名的在他身上产生了异国他乡漂泊的惆怅感,现在想想真是自作多情官心计。

柬埔寨目前还没有高速公路,导游也无奈调侃到他们只有高树公路,既是公路两旁的参天大树。从金边到暹粒,是有一条两车道承载大部分交通功能饱经战乱年久失修的6号公路,全程车速60千米/小时,大约需要5个多小时的车程才能到暹粒,一路上大家都在努力缓和昨晚残留的酒气慈山寺。要不了多久大巴就驶出了金边城进入郊区,沿途公路旁是零零散散的人家汉献帝新传,难得一见聚集的村落,由此可见这个国家人口的稀零。柬埔寨的住房格局多为竹木结构的高脚式房屋,离地二米左右,上面住人,下面存放农具和停放车辆,房屋多为坐西向东而不像中国的坐北朝南。尖顶无疑是柬埔寨天际线的标志,不仅在城市,在乡村中也很常见,简易的高脚屋之中,突然探出一个高高的尖顶,金黄的屋顶、高高在上的四面佛是柬式风格的象征。即使简陋的人家还是有所考究,哪怕是铁皮盖的屋顶都会用红漆刷过,檐下会折成弧形,不知道是便于雨水顺着弯檐往下流还是出于美观或者其他原因,总之看得出是经过精心处理,不像我们在国内各县城乡镇上随处看到的铁皮棚,私搭乱建赤裸裸的暴露铁皮粗糙的质感,更不像现在普遍看到的民房,裸露的外墙四四方方,房顶水平浇筑,毫无任何考究,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筑起个遮风避雨的空间纳兰初晴。公路两旁几乎是平坦而没有任何经济作物的荒地,当地耕作方式基本处于粗放式、广种薄收和靠天吃饭的阶段。地广人稀,那么好的土地和光照却荒着,不由让人看着可惜。

当地人都很有礼貌,说话都是轻声细语,不知是彼此间语言不顺通还是受佛教的熏陶,还是受纬度的影响,在地理上,人群性格似乎越往北脾气越暴躁好斗。他们几乎人人都会几句简单的中文或英语都市武修,哪怕是公路旁的简要小卖部,小夫妻搭着帐篷睡袋,卖着为数不多的商品,啤酒饮料小零食,1瓶矿泉水1美金,宰我们的时候在她们淳朴的脸上看不出奸诈和恶意,她们只是觉得对游客就是这个价,看着她们淳朴的眼睛似乎多砍价都会觉得是在为难她们,不像国内大多景区,宰了你他们会自觉足智多谋,甚至把你当作表演工具当众公然羞辱,然后成为他们今后茶余饭后吹牛逼的谈资。
吴哥窟无疑是这次游览的重点。当地导游从最普及的方式向我们介绍吴哥,《古墓丽影》、《花样年华》等作为电影的取景地搬上荧屏成为他们能随口说出的骄傲,因为不需要太多知识来做解释,一个简单的证明就摆在那,然而与此对比吴哥窟作为世界最大的寺庙建筑及历史文化遗产这远远不值一提伯劳鸟图片。探寻古老文明我们称不上,充其量只是将自己置身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时空交错中,粗略的感受一段时空轮回,一段曾经辉煌而沧桑的历史。古朴虔诚的佛塔,神明肢体的密码,巨石上攀枝错节,坍塌毁灭的千年古迹,置身其中除了感叹之外解读不出任何东西是参观大小吴哥的唯一感受,枉然发现了自己的渺大湖小妹小,工作和生存的问题使人变得繁琐局限,世界如此之大,而我们自己却偏居一隅,常把无知和冷漠写在脸上。细腻的浮雕,长满苔藓斑驳的围栏,中国古诗词里的“雕栏玉砌应犹在”默然应景而不由感伤。好在吴哥被描写在元朝地理学家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里,要不然我会觉得这一切就像刚从天而降。
阇耶跋摩七世狼骑竹马来,见惯了沙场征战的残酷,在其在位期间建造了100多所医院,重建了国都吴哥城,为其父修建了圣剑寺,为其母修建了塔布隆寺,为自己修建了巴戎寺,即著名的”高棉的微笑“所在地。高棉的微笑不由让人看到了包容和爱,那微笑似乎超越了生与死,在幽远的漫长岁月里像一朵清洁的莲花吉增和,把爱传递给后世。爱与包容这不也正是我们现代社会所倡导的普世价值观么。但历史却是残酷的,曾经一度辉煌的高棉人,他们的祥和与包容却换来的是野蛮的入侵与毁灭。

洞里萨湖作为行程的最后一景,临近傍晚我们到了洞里萨湖,那是世界第二大淡水湖,洞里萨湖与湄公河相连,是湄公河天然的蓄水池。湖里生活着一群越南人的后代,越南南北战争时期,他们的父辈是为躲避战争顺着湄公河漂流到柬埔寨,战争结束却被越南当局当作叛国群体不予接受回国,也不被当地接纳,他们被限定在洞里萨湖上。听当地导游说他们除了上岸买东西之外不允许上岸居太湖三山岛高天骐住,不能从事除捕鱼以外的其他工作,有偷偷上岸抢着干苦力的,要价往往比当地劳力低一半,为此也引起当地人的愤恨,被视为贱下。他们大都一家人蜗居在船房里,船房低矮,似乎他们一直没有直过腰,大男孩躺在吊床上百无聊赖,男主坐在船沿边目光呆滞,女主抱着孩子就地取水洗澡,还有划船带着赤身裸体两三岁的孩子在乞讨的母亲,看着游客拿着相机对他们拍照的时候不由感到一种心酸,我觉得这是柬埔寨人的羞耻带,而当地以此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多少让我有点想不明白梅山七怪。佛教倡导的爱与包容俨然与之相悖,政治不外乎个人极少数人私欲的产物,却用平民百姓为之做陪衬。

随团的行程多少有些匆忙,离开暹粒前,导游也诚恳的认为我们也许此生就来这么一次了,虽然他也觉得此地已无再吸引游客重返第二次的必要,但我还是期待能有重返的一次,而下一次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和目的也许也不是很重要了。机场满是嚣杂熟悉声音,在赶路的喧哗声里不由让人觉得我们只是一群过来看别人热闹的看客,这种纯粹看热闹的心理或多或少缺少了对这个地方的几分尊重吧。偶尔能听到有人对祖国这些年的高速发展感到自豪的言语,导游在介绍柬埔寨的同时总会拿中国与之对比,言语里总是透露他们对自己国家现状的无奈。曾经的高棉人是人类历史上某个时期的优秀代表,他们有过一段值得这个民族引以为骄傲的灿烂文化,他们的精神世界我们无从做任何评判。吴哥窟,无论前世今生,它永远是柬埔寨的灵魂,更是人类放在神与佛前的一朵永世盛开的莲花,阇耶跋摩七世高棉的微笑,希望在世间长存,愿世间充满包容理解与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