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收费模式他们都说我是自媒体人中一个异类-嘴儿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们都说我是自媒体人中一个异类-嘴儿

写这篇文章之前天涯明月刀收费模式,我纠结了很长时间。因为看到这篇文字的你,大都会说,这个作者,太矫情。因为我在乎的,可能在大多人眼里,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在文字的圈子里,兜兜转转,我走了10年的时间,仍然在这个圈子里费力的活着。是的,很费力,因为我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一直坚持着那些别人不屑一顾的执念。

我的客户说我,很偏执,就让你蹭个热点,给钱都不赚。我说,冉东阳那个热点,我蹭不起,那些钱,我花不起。
我的领导说我,一根筋,某些热点,换个方式,就是正能量传递。我说,不管什么方式,写了东元路学校,就是助推这个事件发酵,都会给当事人伤上加伤。
我的同行说我,不称职,没有一个自(新)媒体人的职业操守,不追热点,枉为一个新媒体人。我说,我CNMD的职业操守非典后遗症,做我的同行,自(新)媒体人,你不配!
我的朋友说我思乡酒,太清高,让你蹭个热点,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我很激动的回复,你让我蹭的不是热点,是在人家的心窝子上插刀,在把刀拔出来,舔舔上面的血梅花三姐妹,对热点当事人说一句,谢了,哥们。然后将这把刀转交给围观的看客,欢迎你们再插一刀,反正多你一刀不多,少你一刀不少。呵呵,这样的事儿凌汤圆,我做不来,就算我清高,我矫情吧,我愿意这样自暴自弃的写下去。

我玩自媒体,写文字的初衷,是和其他自媒体人相背离的,不为吸睛,不为引流,不为变现。我不想做流量自媒体琼剧张文秀,就像很多实力演员不想做流量明星一样,可能这辈子就那么几个作品能被人记住,一直默默无闻的演戏,磨炼自己的演技,忘了是哪个演员说的——“我只是个演员,不是流量明星。” 我同样也想说,“我只是文字人,不是流量自媒体广告人。” 说句高大尚的话,我一直坚持写作和看书,不是因为我要获得关注,而是希望那些知识能在我脑子里变“贤”,希望自己可以变的更平和一些,更淡然一些。我希望以后的自己,成为一个贤人雅士,能容得下一切的女人。当自己充满这些能量后,我可以把这些能量“赋能”给阅读我文字的人,便足矣。我脑子里经常出现很多个为什么,写文字,是我梳理这些凌乱思维的最好的方式。

每个自媒体人,都盼着热点、爆点发生。尤其是负面的热点,爆点,极具争议。蹭个热点就能引爆话题,这是自媒体引流吸粉的最快速的方式,也是大多自媒体人乐得所见的。某某某离婚付文丽,某某某出轨,某某某被戴绿帽子,某某某与前前任复合、与前任开撕,某某某的人设崩塌,微博上,出现爆字儿标识的,大抵都是这些“家丑”话题。自媒体人以“发声”的高尚姿态,发文评判当事人的对与错,心疼安抚这场热点事故中血鸢泪,受心伤最重的人,吃瓜粉丝,看着这叫一个热闹。

每个热点,都是(自)媒体人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
(自)媒体合力重推,将热点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各种“周几见”让吃瓜群众围个水泄不通,奔走相告。而后浦北都市网,又做了一次圣人,痛骂伤风败俗之人,安抚受伤害之人。自媒体人,不臊的慌吗,那些“伤”是你们一刀一刀割上去的,乐此不疲的割,再以一副高尚的嘴脸的,安慰着,不痛不痛,我们心疼你。

那些受伤害的人啊斯道拉恩索,第一刀,是自己最爱的人,因为爱,所以隐藏,再伤,也会选择原谅。因为生活中,总有些事儿要难得糊涂才能相安无事。剩下无数的刀,都来自于(自)媒体,为了他们所谓的正义,更为了他们的流量。

那些曾批判过“流量明星”只有颜值没有演技的(自)媒体人,你们才是真正的“演员”,不对,应该叫“戏精”。
相比你们的高尚,我的清高的确不值一提。
今天的文字不算犀利,但很偏激,无意中伤那些自媒体人,对不起,我是故意的。如果没有中伤到,那便是我自娱自乐吧。我乐得做我异类的自(新)媒体人新铁血战士2。
余后山高水长,或许你远走
或许你停留,当花开叶落的时候
希望你能记起我的文字
想到现在我读给你听过的声音
声音不够优美,文字不够华丽
我有故事,你愿意听吗?

如果你喜欢,或者想说些什么
请留下你的言语
欢迎DISS嘴儿几句
▼▼▼
(不是投诉,是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