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熊猫他夺走了我的初吻,关键连下面的“初吻”也没有了……-小说铺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夺走了我的初吻,关键连下面的“初吻”也没有了……-小说铺


导语:滚烫的唇开始在身上游走,苏禾煦的呼吸终于被解放,但欲望的藤蔓死却死缠绕着她,无法挣脱……

雨夜。 苏禾煦用胳膊撑着腮帮子,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窗外电闪雷鸣,手中的笔转个不停,一天的忙碌过后,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倒让她觉得有些孤寂。 死一般寂静的医院,偶有病人的几声咳嗽传过来,她又想起刚毕业的时候,这样的夜晚,总是让她心神不宁,而现在,她竟也可以如此淡定地面对了。 突然,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声控灯一盏接着一盏,全都亮起来。 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声一声传入苏禾煦的耳朵里,她迅速站起来,跑出办公室。 走廊里一路全是醒目的血滴。 那男人几乎倒在办公室门口,她弯下腰将他扶在怀里,医院里明亮的灯光让他的脸清晰地呈现在她的视线里。 那男人脸色苍白,深邃的眼眸紧闭,苏禾煦将他的口罩、帽子全摘下后,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棱角分明的脸庞,嘴角好看的弧度,长睫毛在眸间颤动着,高挺的鼻梁还有饱满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竟性感得要命。 “先生,先生,”苏禾煦回过神,轻轻晃动着他的身体,不至于让他昏迷,“你还好吗?”她试图将他从地上扶起,却力不从心人约离婚后。 “我没事,”那男人从地上缓缓站起来,剑眉紧皱,“我受伤了,帮我包扎一下。”他的语气冰冷,全然不像一个受伤的男人。 “不行,你已经失血过多,出现头晕的症状了,需要输血,”她扫了一眼伤口,继续说道,“伤口也很严重,不能只是简单包扎。” “我说了,包扎一下就好。”那人却很坚持,一道寒光从他的黑眸里闪过。 “喂,准备手术台,这里有一个腹部刀伤的病人。”苏禾煦径直拨通了电话,全然不理睬那人的反抗。 嘟嘟嘟……电话里一阵忙音。 那男人摁住电话,苍白的脸,还有那冰冷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苏禾煦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无奈地将带那人去了治疗室,剪开他的衣服,伤口狰狞地出现在明亮的灯光下,她消过毒,打了局部麻药,便开始缝针。 苏禾煦紧皱着眉,始终还是觉得这样简单的包扎太危险,张口打算继续劝劝病人。 “别说话,专心包扎就是。”那人却看穿了她的心思,冷冷的声音有些虚弱。 “是怎么受伤的?”一向热情的她试图多了解些情况,也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别多问。”还是简短不容反驳的回答。 苏禾煦撇撇嘴,不想与他多争辩,只是认真地缝着伤口。 良久,苏禾煦的额头已渗出一层汗珠,总算是结束了。 那男人靠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疲惫的脸上闪烁着汗珠的光芒,喉结轻轻滚动着,薄唇微张。 “你需要说一下你的个人信息,”苏禾煦拿起病历,“叫什么名字?” “慕容城。”那人幽幽地说道。 苏禾煦嘴里轻声念叨着这男人的名字,抬头扫了一眼身旁的口罩和棒球帽,不觉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 写完病历,她起身准备去给他安排病房,慕容城却径直起身,打算离开。 “慕容先生,你现在还不能出院,”苏禾煦急切地阻拦,生怕他出现什么危险,作为医生,她一直遵循着对病人负责的原则。 “你最好别干涉太多。”慕容城停下脚步,目光幽暗地看着她,继而拾起一旁的帽子和口罩,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好,你等一下。”她急切地叮嘱,转身快步走着,慢慢消失在慕容城的视线里。 等她拿着大包小包的药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却早已没有影踪。 “这人,还真麻烦……”苏禾煦呼地吹起前额的头发,不悦地说着,在原地顿了一会儿,却还是向门口跑去。 慕容城宽阔的后背出现在路灯下,还很虚弱的他慢悠悠地走着,每一步都有些挣扎,她无奈地摇摇头,不知他拖着如此不堪一击的身体,到底要往哪里去。 “慕容城!”她大声叫住那男人。 他停下脚步,影子被路灯拖得很长,却始终没有回头,不等她赶到,便又加快了些脚步。 苏禾煦只好快步跑起来,边跑边喊着他的名字。 “我叫你你听不见吗?”终于追上他,她气喘吁吁地质问道,然后将手中的药安稳地放在他手中,那人滚烫的体温让苏禾煦不由地迅速缩回了手。 “药必须按时吃,不要碰水,不要过多运动,记得来医院换药,建议你有时间还是住院。”她巴拉巴拉地叮嘱着,然后看着他一言不发地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消失在黑暗里。 她不解地看着那男人,虽觉得可疑,倒也没多想,便转身回到办公室。 “北京时间,上午6点整。”墙上的钟开始报时。 苏禾煦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天已经半亮了,她趴在桌子上,不知觉竟进入了梦乡郭台成。 “苏医生,查房时间到了。”护士长在门口礼貌地敲门,面带着亲切的微笑。 她慵懒地睁开眼,好一会儿才适应刺眼的阳光,虽满脸疲惫,却只好再次穿上白大褂,同一众医生前去查房。 好不容易终于查完房,她慢吞吞地回到办公室,期待今天的工作量可以少一些。 正午,苏禾煦正昏昏欲睡,还好没什么病人,她可以任由自己的思绪徜徉在各种无聊的事情中。 休息室里,新闻的报导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昨晚,郊外一所别墅遭遇入室抢劫,主人头部受到了重击,但劫匪腹部也受了伤,目前,还没有查到劫匪的踪迹,我们会继续跟踪报导。”女主持一丝不苟地说着陈羽琦。 苏禾煦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昨晚那个可疑的男人。 紧紧压低的帽檐,黑口罩,执意不住院,一刻也不逗留的慌张。 还有他冰冷的目光阿笨与阿占。 她哆嗦了一下,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 “不行,我得去报警,不然还不知道他还要做多少坏事曾咏仪。”苏禾煦自言自语着,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 良久,警察局派人前来调查,她仔细将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警察表示了感谢便匆匆离去。 终于下班了。 走出医院,阳光还有些刺眼,苏禾煦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一夜未睡,她精致的脸庞布满了疲惫,脱下白大褂后,一身干净的浅蓝连衣裙衬得她明亮而美好。 回到家,她径直走进房间,呼呼大睡。 不多会儿,她被室友拉起来乖乖吃了饭,匆匆忙忙又赶去上班。 医院里却闹哄哄的,全然没有平时的肃静…… 正是落日时分,医院门口被团团围住,各路媒体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 “这次真是大头条,我们一定要抓紧机会。” “对艾雨乔啊,这回天才小熊猫,可不知慕容集团要怎么解释了。” 一群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纷纷踮着脚向里张望着。 苏禾煦钻进医院,不解地看着这群人,之前的警察又出现在她眼前。 “苏医生,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他礼貌地说道,然后匆匆道别。 她转身走进办公室,发现昨晚那男人竟住进了医院,她疑惑着为什么慕容城没有被抓走,然后又想起他受着伤,大概是会缓刑之类的吧。 “病人情况怎么样?”她想着昨天那严重的伤势,便询问身旁的护士,却惹得她们在背后闲言碎语。 “没想到苏医生这回也没把持住呢,一进医院就打听那男人的情况。” “可不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男人!” 她们窃窃私语,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 苏禾煦路过,冷笑着没搭理,她们知趣地一哄而散。 “感觉怎么样?”她冷冷地站在慕容城病床前,盯着手中的病历,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嗯。”不成想,慕容城的态度比她还冷。 “请配合医生的工作,”苏禾煦有些不悦,“嗯是什么意思,你要具体说说自己的情况,医生才好赶紧对症下药。” “嗯的意思就是说,我感觉挺好的,没什么问题,门在那儿,出去吧。”他居高临下地垂着眼皮,用手指了指门口。 苏禾煦彻底发飙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我是救你的医生!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赶我走?”她紧握着病历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嘴唇也气得发抖。 慕容城剑眉紧蹙,闭上双眼不再搭理。 苏禾煦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人拦了下来。 “苏医生,借一步说话露兰春。”那人西装笔挺,礼貌地微笑着。 苏禾煦碍于自己的医生身份,只好顺着台阶往下走。 “你是病人家属吗?”她冷静了不少,清了清嗓子以掩饰刚刚那一幕的尴尬。 “是的,总…嗯…我哥哥刚醒过来,情绪还不太稳定,请您别介意。”他脸上的微笑很得体,却不由地让她感觉很疏离。 似是一个机器人? 她自顾自大步走着,一头撞进别人怀里。 “今晚一起吃个饭吧,我有事跟你说。”林琛并不在意医院里其他人的眼光,紧紧抱住她不松手。 苏禾煦翻了翻白眼,恨得咬牙切齿。 “这里是医院,院长,请您自重。”即便怕被炒鱿鱼,她还是一脸严肃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您是有家庭的男人,我不想变成第三者,请您不要继续这样了。” 他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打算。 “你放手!”她越挣扎,却被抱得越紧,恶狠狠地瞪着林琛。 “如果我离婚呢?”林琛被甩开的双手僵硬在半空,他挑了挑眉,似乎不是开玩笑。 她却不想继续纠缠,冷笑着推开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一切,却被慕容城看在眼里。 门只是虚掩着,从门缝里,慕容城看着她被那男人搂着,甚是亲密,仔细一看,那人,竟是林琛?张家的女婿? “呵,这女人,竟然不要脸地去当别人的小三吗?”慕容城心想着,往事涌上心头,引起他一阵头痛。 这辈子,他最痛恨的,大概就是第三者了,而他身边的女人,全都是出了名的小三。 那件事过后,他竟戏弄小三上瘾了。 “大不了辞职了,再不要被那老男人骚扰了!”她气愤地想着,还没走远,迎面又被慕容城的弟弟拦住。 “苏医生,我哥哥想见你。” 真是没一件顺心的事情。 这劫匪,见她干吗? “有事吗?”她不情愿地问道。 “你们医院的医务人员,都是这种态度吗?”慕容城躺在病床上,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不由地皱着眉。 “我们医院对坏人就是这种态度。”她没多想,脱口而出。 坏人? 慕容城暗自觉得好笑,心想着幸亏他早早叮嘱警察不要透露,果然她把自己还当成劫匪蔡小虎。 “呵,连医生的基本素质都没有吗?你的职责就是尽力救治你的病人,不分什么好坏!”他饶有兴致地继续和她说道。 站在一旁的“弟弟”,惊讶地看着慕容城滔滔不绝地和一个陌生医生交谈着,在他印象中,慕容城一向不喜言谈。 “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救,我只救好人,救了你是个意外,所以,你别想我对你有什么好脸色!”苏禾煦愤世嫉俗已不是新鲜事,医院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她的光荣事迹。 慕容城被她这番话逗得笑出了声。 “啊啊,我伤口疼,好像裂开了杨明国。”他紧皱着眉,痛苦不堪的表情吓坏了苏禾煦。 “别乱动,我看看。”她紧张地掀起被子,戴上手套检查伤口。 “你看,就算我是坏人,你还是做不到坐视不管。”他戏谑道,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意识到被捉弄,苏禾煦使劲掐了下他的胳膊,一阵疼痛袭向慕容城。 “下一次,我直接掐你的伤口!”她撂下狠话,气呼呼地走出来病房。 没多久,科主任却叫她去了办公室。 “今天怎么回事?真是个扫把星!”她不开心地嘟囔着,全然没有一个外科医生该有的淡定从容。 慕容城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节奏。 “苏禾煦!你来医院也有些年头了!不能收收你那倔脾气吗?你又被投诉了!”科主任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哦。”她却一脸不在乎,慵懒地环视着主任办公室。 “你瞧瞧你!你这是什么态度!给我站好!竟然都不问问是谁投诉吗?”科主任被她这副模样气得半死。 “慕容城,因为我掐他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主任,嘲讽地撇撇嘴。 “还不快去赔礼道歉!”科主任将她带出门,径直走向慕容城的病房。 一进门,苏禾煦就被他小人得志的坏笑气得脸发白。 “这么快?医院的办事效率还挺不错。”慕容城开口便是嘲讽。 “弟弟”带着科主任出了病房,只留下他们二人。 不成想,科主任竟然就这样乖乖地被带走了。 “他没告诉你吗?你被我投诉了。”慕容城假装一脸正经地问道。 “知道。”苏禾煦恶狠狠地回答道,一阵风吹进来,几缕碎发飘向前额,她伸手用小指勾起碎发,放在耳后侯门骄女。 慕容城出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被她干净美好的脸上那股傲气和倔强彻底吸引住。 况且,她还是个美人。 “那还不道歉?”他低头看书,不想被她察觉刚刚在偷看她的侧脸。陈蓓琪 “不可能。”她骄傲地靠在窗前,似乎做足了与他开战的准备。 对方却出其不意,这一招,打得她措手不及。 “你这样做,难道孽欲杀人夜,是想做我的女人?”慕容城抬起头,嘴角轻勾,目光灼热地看着她干净白皙的脸。 良久,苏禾煦竟不知如何接招…… 慕容城看着她羞红的脸,不知觉嘴角扬起了好看的笑,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可爱的医生。 “什,什么?”她冷笑着,却掩饰不住自己的慌乱。 “现在这样,是恼羞成怒吗?所以说,被我猜中了?”慕容城看着她错愕的脸,兴趣渐浓。 苏禾煦撩了撩头发,径直走到他面前,伸手准备进行人身攻击。 一阵湿热却似一股电流直击她心底。 她双手被紧紧控制住,红唇被那无耻的男人用性感的薄唇封住,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动弹。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