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塔他建立了中国西南第一所“国际学校” 夜郎国走出“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好奇旅行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建立了中国西南第一所“国际学校” 夜郎国走出“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好奇旅行
作为一个成语,夜郎自大不能说家喻户晓,也可以称得上耳熟能详。
这夜郎国在哪儿?夜郎故地就在今天贵州省的遵义一代。自古以来,贵州与中原关山阻隔,交流甚少,所以才有“汉孰与我大?”的典故,还有柳宗元“播州(指今遵义)非人所居”的慨叹北界王。

黎庶昌的故居大门
作为一个历史人物,黎庶昌,这个名字一定在视野中出现过,可从没有深入地关注过他。
直到在某篇文章中读到,即使是在中日甲午战争山雨欲来的时候,日本的精英阶层在与黎的往来信札中仍对这位中国驻日公使敬重有加,因为他而对中国文化人极尽敬仰,以至于至今仍有日本人千里迢迢跑到中国一隅——遵义的黎氏纪念馆去拜谒。借着这次去绥阳的机会,何不顺路凭吊一番上岳村。

黎庶昌像
黎庶昌故居 摄/李贵云

乐安江畔 图片来源网络
匆匆一过,已然让我对这位西南大儒尊崇倍至。
简单罗列一下黎庶昌的经历:
黎庶昌,遵义县东乡禹门人鲁冰花简谱,早年从郑珍学习,这位郑珍也是一介巨儒,钱景峰后文还会提到血钻石。同治元年,屡试不第的黎庶昌冒死给朝庭上了一份《万言书》,畅聊自己的改良主张,把周围的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好在结果不坏,之后成了曾国藩倚重的幕僚。光绪年间,在曾国藩的指点下,历任清廷驻英吉利、德意志、法兰西、西班牙使馆参赞火玩网,游历了比瑞葡奥等十国。十九世纪末年,先后两度出任清廷的驻日本公使。历史给黎氏的定位是晚清著名的外交家和散文家。
后人评价黎庶昌是中国最早从西方盗火的知识分子,是“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黎庶昌在走向世界的行旅中荣成民心网,获了别样的文化眼光:他固然重视科学技术对社会发展的巨大推动,但他更关注民俗民风所反映出的国民心理;他不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糟糕透顶,反而认为西方列强的“美善之风”亦可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寻觅到珍贵的思想资源;他既有文化自信,又能从中西文化的对比中洞悉中国之种种不足。他行文著书,引火种于华夏;不惧刀斧,发宏论于庙堂。

黎庶昌书法

渔樵耕读的砖雕,透露主人恬淡的生活趣味
遵义新机场附近的沙滩村有黎家的故居缉天涯,青砖铺地,横木成梁;一张圆桌,两把座椅;靠墙有六尺卧榻暹罗王后,四周挂着白纱帷幔。生他养他的沙滩村,也称得上是黔北一朵文化奇葩。
八卦一段黎宅的风水,“故居坐东北向西南,属艮宅,黎庶昌出身于公元1837年,此时正是艮宅当运。大门正对笔架山的中峰,符合古法风水布局——三枕中,两枕空。黎庶昌的生活区,卧室、书房居正西延年位。以生活区为小太极,卧室又居小太极正东六煞位,床又安置在小太极的伏位。故居玄武垂脉,阴阳交姤,阴聚阳开,门前乐安江环抱,笔架山拱护。山水之形,佑居者之运煞僧。故此铸就了他辉煌的一生……”
对风水自然一窍不通,但沿江向黎氏的故居徒步,却是无比的畅快。两岸芦苇乔木,阡陌交通,一派田园静谧唐喜成。白鹭翩翩于乔木与水面,婉若仙境。天地玄黄塔

沙滩村的禹门寺看上去破败了,但却依然有人奉纳供养。
这里是当年黎、郑、莫三家传经讲学的地方,
代表着沙滩文化一时的繁荣。

禹门寺中年沙弥调弄的“多肉”古玩人生,造型质而不俗。

寺里的石狮造型俏皮,颇有喜感叶俊英。完全不似内地大庙里的威严。
在我看来,黎氏最为难得的是具有与时代同步前进的国际眼光,能够将自己的见闻对照中国封建体制,提出改革中国封建教育的科学建议,所以应该给黎一个教育实践家的名份。应该说中国西南第一所国际学校就是黎庶昌建立的——川东洋务学堂。这里学外语,讲夷技,传授自然科学知识。“聚颖秀之士凡二十人肄业其中,习中文、英文、算学三科”,这在当年是何等进步的教育思想。著名的“革命军中马前卒”邹容,就是从川东洋务学堂走出来的。

黎庶昌将游历西方的经历著成《西洋杂志》

西南第一所“国际学无限装殖校”——川东洋务学堂,
英语、算学是主课,体现了黎庶昌的教育实践跪拜猫。
说到黎庶昌,不得不提沙滩文化。
有一种说法,贵州文化数遵义,遵义文化数沙滩山噪鹛。
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把一个事说成文化,“文化”这个词已经泛滥。提出“沙滩文化”概念的人是浙江大学的历史地理学家张其昀,年代则是抗日战争时期。当时大量高校内迁,浙大避开了高校扎堆的大城市选择了遵义湄潭。寄居遵义的几年,张教授经过深入的研究,在《遵义新志》中第一次提出了“沙滩文化”这一概念。
当地的黎、郑、莫三家,是三个文化旺族,相互姻亲,共同托起了这一地区的地域文化,三个家族几代人,加上他们的学生,涌现了几十位诗文家和学者,而且是全国范围有影响力的文人,经史、诗文、书画,造诣都不俗。除黎庶昌以外,郑珍、莫友芝并称西南巨儒。

德川家臣井伊直政在琵琶湖畔修建的居城彦根城
殊为难得的是这个群体并不是我们经常批评的“腐儒”,他们品格高尚,视野开阔,经世致用。比如郑珍,字子尹,是晚清宋诗派的代表。郑珍与莫友芝一起撰修的《遵义府志》墨瞳漫画,被梁启超认为是“天下府志第一”。郑珍在工程上用力颇深,著有《轮舆私笺》二卷,对《考工记》车舆系统进行深入研究——严格遵循郑玄注,同时进行精密的数字计算。郑珍对《牙围图》、《毂辐牙合材图》、《车舆全图》、《辀合衡度数图》等图的解读体现了他对《考工记》 车舆系统的精密研究,改变枯燥的文字叙述,用可视的图形进行述说 。
走近黎庶昌,走近沙滩,可以让我们体会到有这样一个非常正能量中国传统文化人的群体赤峰玉龙论坛,他们没有文人相轻,他们积极、正面,他们自信、包容,他们既有理想黑枕黄鹂,也肯脚踏实地地去做。

郑珍对中国古代的舟舆研究颇深,绘图精算完全是工程师的套路

“好友”一生一起走
一起来蓝爱子,到日本寻访最中国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