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越剧他向她求助,她用身体救了他的性命。再次邂逅...-灵蔚小说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向她求助,她用身体救了他的性命。再次邂逅...-灵蔚小说

01 命运般的邂逅
苍茫的大海,翻滚着白色的浪花,从天边滚滚而来。
一艘开往苏黎世的豪华邮轮“海洋之梦”,此时正行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船尾的甲板上,站着一位上海姑娘沈瑾萱,她是苏黎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
刚过完寒假,她的家境并不富裕,可是她很努力,努力的好处就是乱世俱灭,她可以被学校保送至苏黎世留学,而在异国的第一年,她就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另外还附赠两张往返苏黎世的豪华邮轮船票,并且是豪华套房。
肆意的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伫立在甲板上已经有二个多小时。
天色渐沉,寒风愈发张狂,她拢了拢外套,双手插进口袋,转身离开了甲板。
豪华套房里空调温度适宜,吸了吸冻得发麻的鼻子,她把外套脱下,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到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过了今晚,她就可以顺利抵达苏黎世,继续着她循规蹈矩的留学生涯……
深夜,她睡得正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疑惑的起身,她披着外套去开门,门一开,突然闯进一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按在门上,捂住她的唇,声音沙哑的说:“别怕,我被人追杀了……”
她惊恐的打量眼前的男人,倒抽一口冷气,惊魂未定的发现,他的胸前殷红一片,显然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伤口处的血液似玫瑰汁般往外流。
唔……唔……
她用眼神示意,先放开她再说,男人短暂思忖后,选择了相信她。
“你不要出声,我不会伤害你,我就住在你隔壁,现在我很危险,外面有一帮人正在四处找我,若你替我掩护过了这一晚,救命之恩将来我必当涌泉相报!”
沈瑾萱从最初的惊恐中慢慢的镇定下来,她点头:“好,你跟我来。”
她从随身携带的行李中翻出一小盒药箱,出门在外,跌打损伤这些东西少不了。
解开男人衬衫的纽扣,她松了口气,幸好是刀伤,若是枪伤,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熟练的拿消毒水替他清洗伤口,然后洒上厚厚一层云南白药粉,最后拿绷带绕着他结实的胸整整捆了三圈,直到伤口不再流血为止。
“他们等会可能会找到这里,这些东西要清理掉。”男人指了指地上染着血的一堆纸巾,还有他的外套。
沈瑾萱迅速把纸巾捡起拿到卫生间的马桶里冲了下去,然后把他血迹斑斑的外套锁进了她的密码箱。
刚整理好这一切,外面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枪声,整艘油轮沸腾了,即使关着门也能听到外面惊叫声一片……
“他们行动了!”男人冷俊的脸庞骤然变色,沈瑾萱焦急的说:“那你快藏起来。”
可是往哪藏?环顾整个房间,虽然是豪华套房,能藏的地方却几乎没有!
男人准备到洗手间躲一躲,却被她一把拉住:“不行,那里太不安全东洋插秧机。”
杀手若想找人,洗手间绝对是他们不会放过的搜查目标。
可是阻止了又怎么办?她还有更好的地方替他掩护吗?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枪声触耳惊心,情急之下,她迅速把他拉到床边,艰难的说:“我们假装恋人吧……”
02 原始反应
她的意思,男人不会不懂,只是他很震撼,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竟有如此侠义行为。
“我可能是个坏人,你就这么相信我?”他实时提醒。
“来不及了,先上去再说!”
沈瑾萱率先钻进被子里,男人短暂的错愕后,也跟着躺了下去。
原本平淡无奇的夜,就这样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男人躺在身边,她紧张的手心冒汗,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
“其实这样并不能蒙蔽他们的眼睛。”
男人不忍心的开口,沈瑾萱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内心苦苦挣扎,贞洁与正义对峙,最终,她选择了后者,起身,颤抖的脱掉上衣,她半身赤裸的躺了回去,脸颊瞬间红到了脖子,这是第一次,她在男人的面前衣不遮体,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砰一声,房门被踢开,一帮像土匪一样的人闯了进来,他们个个人高马大,手里高举着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满脸杀气的扫向床上的人。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沈瑾萱翻身压在了男人的身上,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肩膀,把脸贴在了他的脸上,假装两人正在亲热,被子外故意漏出了赤裸的后背。
“妈的,撞到人家的好事了……”
一名杀手戏谑的大笑,紧接着,其它几个人都笑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越剧。
“给我仔细的搜间谍迷城。”
沈瑾萱故意假装受到了惊吓,惊慌的抱着身边的男人,值得庆幸的是,那几个杀手连床底都搜了,唯独没有掀开被子,给她们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没有,下一间!”
一声令下,杀手们陆续走了出去,房门还开着,一股股寒流侵入了她的骨髓……
心砰砰乱跳,身体如同被火燃烧,血液里流窜着一股奇妙的感觉,她尴尬的捡起地上的外套,赶紧将自己包裹进去,视线不经意的睨向身旁的男人,却发现他,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深邃的目光满是隐忍,以为他是被吓到了,孰不知,这是男人最原始的反应……
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他迅速坐起身憨憨牛属性,感激的说:“我的人来了药圈网,我得马上离开,后会有期!”
他把脖子上戴着的一块成色极好的玉用力扯下来,放到她手中说:“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永清白塔寺,以后有什么困难拿着这个来找我!”
利落的穿好衣服,他打开窗户跳了出去,沈瑾萱征征的望着手中的玉,转眼之间高唐政务网,那个人就不见了,在她还没有分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闭合的窗再次被推开,刚才消失的男人又回来了,他匆匆嘱咐她:“记住我的名字,苏黎世慕氏家族慕煜城!”
沈瑾萱如梦方醒,疾步奔出套房恋臀网,奔向甲板,远处辽阔的海面上,一艘游艇已经远去,她微微叹息,不过是萍水相逢,多年以后,谁又能记得谁……
03 似是故人来
二年后
班霍夫街,星巴克(star?bauck)咖啡厅。
夕阳的余晖照亮了半边天吊炕,沈瑾萱换上工作服,精神抖擞的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报告狗班长。
她做的是收银工作,对于学经济学的她来说,再简单不过的事。
七点刚过,是咖啡馆最忙的时候。有七八个人排队等咖啡。
“一杯蓝山,一杯无糖黑咖啡。”
对面的老先生用中文跟她说,她点头,笑容可掬的回答:“好的,请稍等。”
“一共九十五元。”
等老人付钱的空档,她的视线随意的往队伍后面望了望,蓦然间李林金,一抹俊挺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请找零。”老人递给她一张百元大钞。
视线紧紧追随那抹身影出了咖啡厅,一瞬间陷入了恍惚,完全忽略了面前还有长长的队伍。
“小姐,请找钱很想吃掉你。”
老人再次提醒,她回过神,抱歉的点头:“不好意思,我马上找给您。”
刚才的那抹背影即陌生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一时脑子乱轰轰的,以至于工作开始心不在焉。
“多找了五十元。魏哲鸣
面前的女顾客把多找的钱递给她,来这里消费的人,素质向来较高。
那抹身影还在门外,只是背对着她,看不清他的脸庞,沈瑾萱突然想起一个人,拨腿就往外面跑,引来了排队的顾客一阵怨声载道……
“瑾萱,你干什么?!”
咖啡厅领班赵丽娜一把拉住她,指了指收银台:“你在工作知不知道!”
“娜姐你帮我顶替一下,我有急事,马上回来。”
她说完疾步跑出了咖啡厅,站在熙熙攘攘的马路旁,眼前的车流川流不息,可是那抹身影,却已是寻不见。
是错觉吗?为什么在两年后的今天,她会有这样的错觉?
颓废的回到咖啡厅,调整状态李燕芝,重新用笑脸面对每一位顾客。
快下班时,赵丽娜来到她身边,意味深长的问:“老实交代,今晚为什么突然跑出去?”
她尴尬的低下头:“没什么,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识的人。”
“慕煜城是吧?”
震惊的抬起头,沈瑾萱一脸错愕:“娜姐,你认识他?”
“我怎么可能认识,只是习惯了这里的女服务员对他犯花痴,你不是第一个见到他失控的人,所以放心吧,我不会告诉老板的,只是……”
赵丽娜故意停顿,戏谑的调侃:“下次见到美男一定要镇定。”
“不是这样的,其实……”
沈瑾萱正想解释二年前的事,却不料被赵丽娜打住:“行了,别解释,我懂。”
说完,她俯耳过去,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一句忠告,听不听在你:别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他从不多看女孩子一眼。”
04 无法接近的距离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沈瑾萱下了最后一班公车,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步行着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今晚,若不是无意中撇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或许她已经忘记,两年前,曾经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那个男人。
没有人会把自己偶尔做的一件善事一直铭记在心里,她,亦不例外。
回到宿舍,她打开密码箱,取出一件男人的外套,当年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虽然从未想过还有碰面的一天,可是这件外套水阡墨,她却一直保留着。
那一夜惊险异常,她没有问他为什么被人追杀,他也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或许这二年,他和她一样,早已经忘记了那一场萍水相逢的邂逅……
打开电脑,她在百度里输入慕煜城三个字,然后点击搜索引擎,很快,资料显示了。
一行行的往下看,原本平静的脸庞渐渐不再平静,她就像在访问一个传奇人物,被他显赫的身家背景震慑住了,当她看完所有的内容,归根结底的总结出,他是一个即神秘又复杂的商人,有钱有势,却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沈瑾萱长长的舒了口气,庆幸自己今天没有与他交集,她不知道原来他是华人首富,慕氏家族的独生子,在她白纸一样简单透明的人生里,他,离得实在太远……
即使今天追上又怎样?让他兑现当初的诺言,涌泉相报她的救命之恩吗?
那只有贪婪的人才做的出来,她沈瑾萱不是这样的人第七女巫。
思忖再三,第二天,她决定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物归原主。
“咦,瑾萱,你要寄东西呀。”
同宿舍好友张美丽好奇的凑过来问,张美丽和她一个系,也来自中国,只不过,她是北京人。
“恩。”她淡淡点头。
“怎么是一件男人的外套?你男朋友的?”
张美丽颇为诧异乐松生,她想以她和沈瑾萱的交情,如果丫的有男朋友,她不会不知道。
“不是,一个普通朋友。”
沈瑾萱手伸向口袋,犹豫了半天,才从里面摸索出一块价值不菲的玉,拽在手心,脑海里浮现出那一晚的情形,他把玉放到她手中,叮嘱将来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他,可是,她会有困难吗?还有半年,她即将毕业,离开这个生活了三年,却依旧陌生的国家。
同一个城市,二年来,都不曾遇见,更何况将来,不在同一个国家。
打定主意,她把玉放进了外套的口袋,然后,封箱,按照昨晚从网上抄下来的地址,寄给了那个曾经一起睡过的男人。
……
慕氏商业大厦。
金碧辉煌的办公厅内,慕煜城正埋头看一份文件——
“慕总,这里有一份你的快递,上面写着需要你亲启。”
慕煜城低垂着的长长睫毛动了动,淡淡回答:“你打开就行了。”
“好。”高宇杰点头,他既是慕煜城的贴身保镖,又是他最亲信的人,所以,很多事都可以代劳。
“只是一件外套。”高宇杰目光诧异的睨向对面有着精致绝美五官的男人。
慕煜城猛的抬起头,一看到高宇杰手里拿着的衣服,他腾一声站起来:“这是谁送来的?”
“是邮寄过来的,从这邮戳上看,应该是苏黎世大学。”
记得点个好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