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烟台海底隧道他乡食艾不知旅 山中采艾记——-净姑墨庵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乡食艾不知旅 山中采艾记——-净姑墨庵
采艾
清明前后,山中遍地是艾草。且叶肥茎壮,碧绿青翠。因我多年居山,少与亲人相聚,一见艾草如故人。长见长相思。于是,今日,同修莉莉与我一同采艾做糕,以赠别从新加坡、香港远道来的师兄们。我们走到山坡上,停驻采艾。她边采艾,边与我说笑。这是一位可爱的女子。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是朦胧的。或许是那双朦胧的眸子和腼腆的笑意。她俯身采艾时候零乱的秀发垂落在干净的脸庞,风轻轻吹过。你不知道她低眉笑颜........而我心中早已霏霏。这份山间的默契就在朵朵青艾上了。而做糕之后续,全由她负责,我只负责了情怀而已。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谷木游龙,如三岁兮——《诗·王风·采葛》

生火

杀青

磨馅

一个个艾糍圆满了我心中的乡愁
由于我喜好糕团的缘故,过完了新年,便期盼清明节的到来。除了有几缕吃艾糍的心思之外,更期许与表兄姊妹欢聚。那时候,家族人丁兴旺,姑姑还未出阁卫良人,奶奶是家族掌权人,兄弟妯娌之间十分团结和谐。临近清明,家族便开始准备祭祖事宜。清明节本是拜祭先人的节日,却成了孩子们欢聚的机会,一起采花、摘草,漫奔于山间。清明节,山中多了孩子们琳琅的笑声以及童真的好奇三国烽烟起。大伙儿抬着祭祖的物品上山去啰!小孩子颠儿颠儿地跟着……祭祖的食物在祖先的墓前摆了一阵。接着,一摞摞的,五颜六色的纸钱
(面值实在大得惊人又诱人,让人怀疑那儿通货膨胀的程度),还有纸糊的样儿往火里扔。我一边看着这熊熊烈火一边想,这些纸玩儿怎么就能到阴间去了呢?这当中要经过怎样的流程?听大人的语气,大抵是能收到的。他们烧着又念叨着一些心愿,看在一年中最丰盛的食物份上,我想,先人总会答应他们的请求。大人们还说,慢点烧,烧尽了,先人们才好收到。难不成烧不尽,到了先人们的手中,这些纸玩儿成了缺边缺角的钱、家具,还有衣物、皮鞋,甚至收到了缺胳膊少腿的女佣时,那该是如何生气和无奈。想到这样的画面,有些滑稽。若是阎王爷帮忙代收这些纸玩意儿,岂不是很忙?接手,转手的过程,是否还会吃上回扣?迄今,我还是没能搞清楚。放鞭炮了!妇孺、小孩们都躲得远远的仙炼之路。蹦蹦跳跳的炮儿响了起来,大人护着孩子的耳朵一边看着,浓浓的爆竹味和炮烟久久不散去。纸钱和爆竹都烧完了,大家开始动起手,吃了起来。是这样的,祭祖的食物先让先人吃,掐指一算,大约吃得差不多了,后人便可以动手,动嘴了。关于拜祭祖先的食物陪嫁丑妃,有这么一个说法,吃了拜祭祖先的食物,能够得到祖先的庇佑。其中,祭祖的一样食物
便是艾糍。这是我对清明节以及艾糍的回忆。家道渐不如从前,四分五裂,人情冷淡了,没有了昔日的辉煌。就连那时一起祭祖的人,走得快一些的,大连烟台海底隧道成了被祭拜的对象,艾糍也不大吃得成了。
六年前的清明,我下了苏州。苏州古镇上有些人家在门前摆卖些手工艺品之外,还有一些自家手工制作的特色零嘴儿。这不是它?它在那儿!眼熟之中还有陌生。它十分绿,绿透了,圆圆的,泛着油光。江南人称之为“青团子”,原来,它还有这样好听的名字。见了它,如同见了老朋友,一种天涯相逢的悲戚。然而,对于这位故友,并无过多的倾诉衷肠,反而无言以对。往事,牛玉强不知从何说起,我变得踌躇。在他乡的它大连教师吧,不知是否会变味,不知里面包裹的还是不是竹笋腊肉或是白糖花生碎?我怕落空,终究没有和它相认。后来,我时常想起它,想起在烟雨濛濛的水乡里,浅浅的河畔边,恰逢了乡愁。去年清明节,我回了家。除了拜祭先人之外,还有对艾糍的一念。整个家庭,只有舅妈懂得做艾糍,靠她的手艺才吃得上。从采艾、杀青、舂米、和面、揉面、成形、下锅,不繁不简的几道程序,靠舅母一手包办。每一道程序都十分讲究,出了差错,做出来的艾糍就有天壤之别了。于是,她在那段时日里面通辽铁中,显得特别重要塞德克巴莱。艾糍的精华在于艾。艾在清明节前后一周最佳,初艾如同少女一样鲜嫩、婷美。田间不少妇女背着个竹篓子,弯着腰胡寅寅,摘取丛丛簇簇的艾叶。当指尖攫取那蓉蓉的艾,还有叶上沾着的春露,一阵清凉,留下了满手浓郁的芬芳。凑上去闻,艾草的青鲜和泥土的腥松,这便是春天的味道。五月之后的艾已经徐娘半老,只适合作药用。艾糍有不同的形状,最得人心的依旧是圆溜溜的,包容着馅料的。把和好的面皮拽上一小块,捏成囊袋状,然后往里面填上馅,再轻轻地合上。搓好的团子现世安稳地摆放在盘子里,寓意家庭圆圆满满,完完整整。想来风尘舞蝶,中国人的情感也是极内敛的,懂得把炽热的情感投射到每一道食物当中,这便是食物和情感分不开的原因。为了使艾糍不沾锅底,通常在进锅之前,抹上一层油。一个个青团子,在水蒸气的作用下一步步趋于成熟,热度烘得食物的每一道工序交融合作,试图把味道发挥到极致。蒸熟之后,艾草的涩味全然消失了,转化成为了柔和的清香与软糯的糍糕交合。盘子中一个个艾糍浑身油亮,绿如碧玉。牙齿轻轻咬着熟热的米糕,柔而不腻,软而不滞,丰而不腴,落在了肚子里面暖烘烘的,暖到了心里。我如此钟爱艾糍的缘故光绪中华,大概是由于艾糍所关联的亲情。懂得食物的珍贵,是懂得这份情感所在,艾糍无可取代。
《青团子》
净姑作于2015 年10 月于大理
净|姑|墨|庵
ink art
微信号:Holly19850314
守真复命,以艺为庵,一生携拳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