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民族学院分数线他是帝城最倨傲的钻石男神,却唯独宠她上天。(此条留言赢书币哦!)-落尘文学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是帝城最倨傲的钻石男神,却唯独宠她上天。(此条留言赢书币哦!)-落尘文学


第一章 小花儿
洛城安博医院
“月妹妹,身体好多了吗?”安茉坐在病床旁不免担心的望着还在坐月子的林湘月,拉着她的手关心着。
“茉姐,谢谢你。我身体好多了,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林湘月很是感激的笑着道谢,他丈夫忙于工作,不能时时陪伴在侧。
他们才毕业没多久,而且工作也不是很稳定,偏偏她又怀孕了,老公舍不得她劳累,就让她在家待产,现在孩子出生了,Nai粉钱又得储备,老公刚陪产完就得回岗上班不好请太长的假期,这期间都是刚搬来没多久的安茉来照看她。
安茉身子不是很好,她老公见洛城空气环境很干净就送她过来这里调养,刚巧她们就住在同一栋楼,安茉住在顶层豪华套房,她们家则是租住在出国深造的朋友家佐野俊英,就在安茉家楼下。
林湘月Xing格豪爽,时不时上下楼遇上安茉都会主动聊上几句葬尸经,结果两人一来二往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了。
安茉的老公忙于事业,经常出差,难得回来也是冲冲呆个几天就又出国了,林湘月从没有见过她老公,但看得出来安茉的老公很疼爱她,即使人不在也有几个随身保镖跟着。
“话可不能这么说,女人坐月子是最不能轻忽的,我的身子就是那时候没有注意烙下的病根。狄让我在这里调养,还是有些效果,洛城的空气很干净吴海元。”谈到老公,安茉还是有些害羞,她的老公叫做千狄,对她很宝贝,舍不得她有一丝丝的闪失,进出都有保镖跟着,这让她都不好结交朋友,幸好苏家比较好客,所以她才认识到这么能谈心的姐妹。
“呵呵膝上舞,那就好,还怕你不习惯这里呢三维试衣。”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姐妹,林湘月不想很快就又得分开,待产的时候她们就经常腻在一起朱国治,还被她老公取笑过呢。
“咦?你不是说小斯也来了吗?”刚刚在电话里,茉姐还说带小斯一起过来了呢,怎么都没有看见他呢。
安茉经她提起儿子,不觉好笑的想起在家带他过来的那一幕——“斯儿,我们一起去看看苏家妹妹好不好啊?”
苏家生了个女儿,她儿子一直在上幼儿园,还没空见过呢,很想带他去看看,好不容易今天周末,就想带上他。
“皱巴巴的生物有什么可看的。”拽拽的声音回着安茉。
安茉好笑的望着人小鬼大的儿子,“谁跟你说皱巴巴的?再说了你小时候不也是皱巴巴的?”
“我才没有那么丑呢。”
确实没有,儿子出生的时候,毛发都很茂盛,脸蛋肉嘟嘟的很光滑,完全不像刚从娘胎出来的样子。
儿子是有自恋的资格。
“就陪妈妈一起去吧?保证你看见了就喜欢。”
她也不敢保证自己儿子会不会喜欢苏家小女儿,但是她却非常喜欢的紧,本来自己也想再生一个女儿,却被老公勒令打消念头,不过看着那个小可爱还是能满足心愿的。
“哼!”千爵斯酷酷的把头甩到一边,那种皱皱的小孩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在家看漫画呢。
安茉也不生气,她家儿子就是这么别扭的可爱,小正太一个。“走吧,回来再看。”不容他拒绝地拉着他出门。
……
“他在那儿呢。”安茉笑着看了一眼站在角落的儿子,那里放置着婴儿小床,儿子从进门就一直站在那好奇着。
林湘月转头看向女儿睡觉的地方,正看见千爵斯站在旁边。
那是一个容貌漂亮的五岁小男孩,眼睫毛很长,短碎的头发带着天然的深栗色,红润的嘴唇,细长的眉毛,穿着打着领结的小西装,高贵的皮鞋,无不显露出他的尊贵。
初见他时林湘月还错觉是个女孩子呢,但是小小的男孩脾气却很傲慢,表情酷酷的阿莞,很有主见,不轻易接触。可看见他抓着女儿的小手,连她都惊讶了,转头看着安茉,好像她儿子很喜欢她女儿?“小斯……”
安茉笑了笑,只要是她儿子感兴趣的东西都会主动出手,但是不喜欢的连看一眼都不屑,“没事,让他玩去。”
接着她们又继续聊着家常,把两小孩晾在一边。
千爵斯不大情愿地跟着妈妈过来医院探望林阿姨,进了房间,妈妈就不理他了,漂亮的瞳眸无聊地四处乱瞄着,突然被一处小小的婴儿床吸引。
那种小床真能睡人么?那么小。
千爵斯皱着眉头好奇的走过去,站在婴儿床旁,望着睡的很香的小孩,听妈妈说是个女孩子。
望着她睡觉还不时的吧唧着嘴巴,动来动去的觉得很好玩,脸蛋并没有其他小孩的皱巴巴,嘟嘟的,很可爱。
迷幻的纯蓝眼眸专注的观察着这个熟睡的小人儿,好奇的伸手戳了下她的脸蛋,很柔软,还会流出口水,真好玩!
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小千爵斯对她爱不释手了,一向爱干净的他现在都不觉得流口水的她脏了,不断地戳着她的脸,摸着,捏着,手感很舒服呢,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熟睡中的女孩张开迷蒙的眼睛,就是这清澈的眼眸直直烙印在千爵斯的心中,让他酷酷的拽样变得柔和下来。
小女孩被吵醒也没有哭泣,睁着刚睡醒的眼睛也好奇的看着这个小哥哥,手脚挥舞着,嘴巴香吐着,然后软软的小手抓着抚摸她脸蛋的小手指胡文海视频,呵呵笑出声。
小千爵斯被她的笑容感染,也笑着对望她,这个小妹妹他喜欢。
着迷的望着她,小声地问着,“你叫什么名字啊?”
知道小女孩不会回答,小千爵斯继续对她说着:“就叫你花儿吧。”她笑起来很好看,就像花儿一样灿烂!
嗯,就叫你花儿!我一个人的花儿。
从这一次的见面后,凡是千爵斯有空的时间都会往苏家跑,对苏家小妹妹一刻都不离手,从生疏危险的怀抱到熟练的怀抱,让大人都不限感慨,还是小人儿的他竟然能抱的稳稳的,从没有失手过。
洁净的千爵斯也不嫌脏,认真学着换尿布,给她穿衣服,给她冲牛Nai,喂她吃饭,帮她洗澡,不假他人之手,舍不得放下她,就像一个小保姆。
看着他熟练的动作虞美人黄机,大人都很放心,而小千爵斯细心地照顾着小人儿,倒也是津津有味,觉得非常有趣。
往往小女孩在他怀里都会睡的很安稳,一旦离开他的怀抱就会哭闹,连林湘月抱着唤都很费劲,偏偏到了千爵斯的怀里,她女儿就会乖乖的停止哭泣,让她们这些大人都觉得惊奇。
第二章 初吻
渐渐的,千爵斯一有时间都会把小女孩抱回自家,直到第二天上学才送回去,晚上都睡在一起。小女孩慢慢长大,千爵斯就教她说话,带她学走路,舍不得她摔一跤,小心翼翼,宝贝的很。
每天都给她讲睡前故事,不嫌烦,陪她睡觉,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她。
让大人都无语地遥头,尤其是小女孩的爸爸苏奇瑞下完班回家都见不着女儿一面,可郁闷了,自己家的女儿却常住在了千家,都快成千家的女儿了。
安茉也想不到自家儿子这么宝贝苏家女儿,一开始还以为他玩心起,不会持续太久,偏偏他家儿子都打破记录了,现在两个小孩都黏在一起,分不开。
这倒没有什么,反正她也喜欢的紧,就是对苏家怪不好意思的,林湘月还好,白天她儿子上课不在,女儿都会还回去,或是上来家里,可是苏奇瑞就难得见到女儿了,自己儿子那么喜欢别人的女儿,还真是过意不去,不仅喜欢还把人家女儿霸占在家里了。
安茉有次开着儿子玩笑:“斯儿,要不我们认她做妹妹可好?”
想不到的是儿子很气愤地说了一句:“才不要!”说完然后狠狠的瞪着自己的母亲。
什么妹妹?真幼稚。他才不稀罕妹妹呢。
呃!这是闹哪样?儿子不是很喜欢苏家妹妹么,想说那么喜欢就认回家多好啊,可儿子却这么生气,真是出乎意料,安茉完全不懂儿子的意思了。
千狄难得回家的时候,安茉就跟他提了一下这个事,却惹来他一个赤Luo裸的鄙视眼神,还带了一句:“这都看不出来?亏你儿子那么恼火。”
安茉皱着秀丽的眉头不解地问着:“为什么啊?”
“那小子当然不喜欢妹妹啦。”
“可是他明明就很喜欢念念啊。”安茉还是不明白。念念是小女孩出生时的小名,大家都爱唤这个别名,只有千爵斯喜欢唤她花儿。
“是喜欢,但不是妹妹的那种喜欢。”千狄无奈的抛出答案,有时候老婆真够愚钝的。
“啊?”是男生女生之别的喜欢??她儿子未免也太早熟了吧,那个傲慢的小子,难怪他很生气。
小女孩开始会走路了,也从咿呀学语到熟练沟通了,每天都会迈着小短腿跟在千爵斯的身后,走进走出,形影不离。
小女孩已经两岁了,每天千爵斯都会带着小人儿下楼散步,傲慢的宠溺着,显摆他可爱的小花儿。
“哥哥,哥哥!”哝哝的糯糯的小声音特别可爱,很喜欢叠音叫人。
“嗯,怎么了?”千爵斯蹲下身板,温柔的问着花儿。
“我要吃饭饭!”花儿嘟哝着嘴巴,她很容易饿的,吃的很多,肉肉的但是也不胖。
“回家吃饭去。”
千爵斯一把抱起花儿往楼上走,现在他的身子比五岁时又长高了很多,不再那么小个了,抱起花儿来更加轻松。俊逸的小脸庞带着温柔的笑意,时不时伸手捏着她的脸蛋。
住宅区里的小公园里
“这个小女孩真可爱。”说话的男生伸手用力捏了下她的脸蛋,那手劲顿时让她的脸红彤彤一片,带着清晰的指印。
“呜呜……我告诉哥哥。”痛的大哭出声,三岁的小女孩气愤的瞪着眼前的男生威胁着。
“我才不怕你哥哥,再说了他还没有放学呢。”那男生嚣张的说着,身边跟着一群小伙伴,就是看她哥哥不在才敢来捏她可爱的脸蛋,早就想试试那手感了,可惜之前都没有机会,好不容易逮到今天她哥哥不在身边。
“呜呜……”小手擦着眼泪,哥哥怎么还不回家啊傅洁娴?她跟妈妈下来散步,不想上去,要在这里等哥哥放学,却不料被人欺负。
“你们做了什么?”看到他的小花儿被人欺负,千爵斯恶狠狠的眯着蓝色的瞳眸,那冷光顿时让那些男生不觉发冷。
“怎么了,告诉哥哥。”低身柔声地问着小花儿,见她哭成个小花猫,很是心疼。
“他捏我脸蛋。”小花儿指向旁边的男生,气势十足的告状。
“是么?”千爵斯站起身,迅速伸手使劲捏向刚才欺负人的男生脸蛋,虽然那男生比他高一个头,但是他全身散发出的恶魔气息震的对方都不敢轻易乱动。
“对不起,下次不敢了。”受惊吓的男生赶紧求饶,要不他的脸皮就要被捏下来了,这个男孩太可怕了。
“滚魔物娘祭典!”冷酷地吐出命令。
见那些人都走了,千爵斯才拉着她走回家,“下次我不在的时候千万不要等在外面,知道吗?”温柔的擦拭着小脸蛋上面挂着的泪水。
“嗯,知道了。”清澈的眼睛仰望着高高的哥哥,“哥哥,你会离开花儿吗?”
“嗯……哥哥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即使是离开也是短暂的,但是花儿要永远记住哥哥,否则哥哥会惩罚你的。”
“怎么惩罚啊?……”
两个身影一高一低的一起走回家的方向,边说着消消话。
不久,千家举家离开洛城。平时就玩在一起黏腻一块的两人,都不舍得彼此。“哥哥,你要去哪里啊?还会回来找我玩吗?”小花儿不舍地拉扯着千爵斯的衣角不肯放手。
“花儿乖,哥哥要去外公家住一阵子,到时候回国一定会来找你的。”八岁的千爵斯已经比同龄小孩更加成熟,沉蓝的俊眸露出不舍,有些担心这个小可爱会忘记自己,现在他还不能独立,到时候等他能够独立了一定会回来找她,一定。
千爵斯解下自己随身的玉佩,戴在小花儿的脖子上,玉佩背面刻了一个“斯”字,这是在他出生的时候外婆送给他的礼物,一直戴在身上。
“这个你可不能弄丢了啊。”他再三叮嘱着小花儿,“也不准忘记我。”
她可是他宝贝的小花儿,绝不允许她忘记自己。
“知道了,哥哥。”小花儿本能的知道他要离开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乖乖,不哭。这个陪着你,只要你想哥哥了,就摸着它说话,保证哥哥能听到。”千爵斯诱拐着小花儿,希望她不要那么难过。
“嗯。”
看着这个小花儿,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他真是不想离开。微红着脸倾身吻上她的小红唇,疼惜的擦去她的泪水。
“记住,绝不能让任何人亲这里。”抚摸着她的唇瓣,沉声警告着小花儿,要她牢记,她是他的,谁都不能碰。
“记住了。”小花儿频频点着小脑袋,楞楞答应着。
而随着小女孩渐渐长大,这段初始的记忆渐渐被淡忘了……
第三章 初到金圣中学
金圣中学
苏小恋脚步轻快的走进金圣中学大门,齐肩的学生头被随意的撩起扎着,在她走路时左右翘动,带着一抹顽皮的俏丽。
“啊……真好!”
她开心的扬起头望向澄蓝澄蓝的天空,深吸一口气。
心中喊着:金圣,我来了……
金圣中学是帝城最优秀的私立学校,哪怕是你成绩再好也未必考的进来。金圣中学是金圣学园的一部分,分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为了保证生源质量,金圣学园都是从幼儿园开始进行招生,从小开始培养,就是升学都不可能进的了金圣,因为它从不外招。
一般中途想转进来金圣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若想中途进入金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家够有钱有势,要么你是个某方面的特长生,若是没有这两样,只能祈祷自家小孩能在幼儿时期被相中。
凡是被金圣学园录取的学生,不用担心升学问题,因为它的教育是全套的,有自己的独特教育阶段,而且跟国家的公办教育相接轨,完全不怕上不了大学。
虽然学生不用担心升学问题,但是进入金圣学园的学生也不轻松,若是无特长且成绩连续吊车尾的话,那不好意思,你被金圣学园开除了。
金圣学园一向追求精致与完美,哪怕是你的成绩差没关系,但至少得有一项拿得出手的特长。金圣学园从幼儿园到大学,它的教育师资力量比公办学校都好,结合中西方的教育方式,不仅讲究国学还讲究西方文化。
从金圣学园出来的学生都是人中翘楚,各行各业的精英。若是你想继续深造,金圣学园会帮你申请国外著名大学研究所,也不必担心录取不上陈玲青,金圣就是一个品牌,与国外众多著名大学都有着密切的合作。
这么好的学校,她苏小恋竟然也有幸进入,哈哈……
多亏她爸爸工作能力倍棒的。之前都听说金圣学园是国内最好最优秀的学园了,但是难以进入,即使她再怎么翘首期盼都不可能有机会了。
可她就是这么幸运进来了。大连民族学院分数线感谢她爸爸被调来公司总部,并晋升为销售部经理,本来她爸爸还不考虑搬来帝城的,可是公司总部承诺不仅会帮忙解决她的就读问题还能进入金圣学园,这下他爸爸可高兴的带着她们安心搬来帝城了。
以她爸爸的想法就是,工作机会难得,但女儿的教育机会更难得,能进入金圣学园等于拿到著名企业的一半offer。完全不用担心就学就业问题,可以安然无忧,只要她不要连续吊车尾就好。
可是她有些很不好意思,不敢泼她亲爱的爸爸冷水,她——她除了理科成绩好些,文科外语都不行啊,到时要是掉车尾,她们还能回去洛城么?到时就算能回去了,可是也未必可以参加高考呢,现在高考条件那么严格,总不能让她以复读的身份去参加考试吧。
唉,不想这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希望金圣中学还有很多人的成绩都比自己还差,这样就不怕吊车尾了。
笑靥如花的脸蛋带着一丝丝小酒窝,可惜肉质不多,下巴也尖尖的,经常被她老妈笑话,小时候长的那么好,偏偏长大了瘦不拉几的。
苏小恋开心的好奇到处看着,感觉这里的空气都比任何地方都好。
好漂亮的校园啊,树荫林立两旁的长长大道,还有远处据说是隔开小学与大学的蔷薇花墙,学校还有隔间种着大片的桂树,可惜现在不是桂花期,要不整个校园都甜腻翻了。
现在正直Chun天,好多花都盛开着,繁花锦簇,小鸟,蝴蝶,时不时飞越其中,苏小恋越往里走越为这个校园着迷了,之前在网上搜索,就知道这个校园很美,但想不到是如仙境般的美妙,还有几座假山立在湖畔,有种感觉像是进入皇宫了呢。
她边找着路旁的标志,边往学校办公楼走,她老爸说大约克,都上高中了,该有些独立了,要她自己过来金圣中学报到,所以她老爸只是告诉她直接到教务处报到就可以了。可这会她都转了老半天了,怎么还是找不着教务处在哪里啊。
皱着娥眉,清澈的眼眸瞄着林立的教学楼,就是不知道在哪里。
“在哪呢?”
这栋楼好像就是办公楼啊,到底在几层呢,说不定等她找着都不用上课了。
“嘿百变猫咪秀,同学鬼媾人,请问教务处在哪里啊?”
苏小恋看见前方有个男生走过来,冲上去就仰着一张笑脸问着,好不可爱。
千爵斯刚走下办公大楼就看见一个女生冲上来问路孙美瑶,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皱了皱眉,真毛躁的一个女孩子,连多看一眼都不屑。
看见他拽拽的不吭一声,连脚步都不停顿地直接走人,苏小恋简直傻眼了,竟然有这么拽的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长的帅就神气啊。
“你说什么?”
千爵斯听到她的咕哝,停下脚步转回头冷厉的瞪着她。
“啊……没,没什么。”竟然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苏小恋被他澄蓝的寒芒瞪的不自觉心里突突的,真冷。那么漂亮的眼睛,可惜就是人太不可爱了。
细白的手习惯Xing地伸去抓了下额侧,“你,可以告诉我教务处在哪里吗?”她比刚才更加有礼貌谦虚的求问着他。
他这样盯着她看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虽然他长的不错啦。一双斜飞入鬓的眉毛细长的煞是好看,尤其是他的眼眸,澄蓝的桃花眼,眼尾自然带翘很勾人,长密的睫毛更是让女生妒忌,皮肤比她的还白,时下最流行的两侧起脚头发,风流倜傥,配上他俊逸的脸庞,直挺的鼻梁,抿紧的薄唇,怎么看怎么漂亮联曼,人神共愤。
Xing感的喉结让人想伸手去摸弄,穿着西装校服的修长身板结实又Xing感,比钟汉良还要帅气,比韩国欧巴还要迷人。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啊,她想到哪里去了。
“看够了吗?”
千爵斯鄙夷的冷瞪着她带着惊讶睁大双眼到处瞄着他,心里很不爽,晾谁被别人这么从头到脚的看着,评斤论两的眼光盯着,都会非常恼火。
“当然不够。”不经大脑的一句话,就这么溜出口了养枣。
千爵斯眯着一双深邃的蓝眸狠狠的睥睨着她,这个女生是想用这招引起他注意吗,冷冽的勾起Xing感的嘴角,她还真是有本事能引起他注意了。
从千爵斯身上散发的冷意强烈的让苏小恋惊醒,才发觉自己又酿祸了,双手举起使劲摇摆着,“呃,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啦。”
看他的样子,她的解释好像显的苍白无力了……
摘自【落尘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小编今天会从本条文章留言板挑选
最前排的一位小伙伴赠送1000落尘读书币!!!
快来留言参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