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交通大学软件学院他25岁当市长,32岁升至省长,一路惊心动魄九死一生!-荔枝妈妈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他25岁当市长,32岁升至省长,一路惊心动魄九死一生!-荔枝妈妈
第一章
“就你们家姑娘这长相,没有十吊钱做嫁妆,瞎子瘸子都不娶!”大牛村北头,一座稀稀疏疏的枯树枝围起来的院子里,头戴红花的陈媒婆迈出泥坯墙屋子,一脸嫌弃地往外走,“连口茶水都没有,害老娘喝一肚子白水,呸,穷秧子!”
  屠老汉和李氏年近六旬灵猫六国,追不上年轻麻利的陈媒婆文本分割器,站在院子中间,望着陈媒婆的背影,听着骂骂咧咧的声音,又是难堪,又是难过。一转头高洪波的资料,看见小孙女屠飞鸢站在门口,忙挤出笑容道:“阿鸢别担心,不就是十吊钱吗,爷爷奶奶凑得出来。”
  屠飞鸢垂得低低的脑袋点了点,肩膀一缩,退回屋子里猎魔通缉令。
  屠老汉和李氏隔着门安抚几句,便抱了柴火,到灶边烧午饭去了。
  生火烧饭的声音渐渐传来,方才关上的那扇薄木板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屠飞鸢从门缝里艰难地挤出来,往村后边的河边去了。
  河边,屠飞鸢低头看着水中的倒影。圆滚滚的脸,圆滚滚的腰,圆滚滚的腿,像一只圆滚滚的大冬瓜。脸皮黝黑,比村里最黑的汉子还黑。瞎子瘸子都不肯娶她,何况何公子?
  何公子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从来都是穿得干净整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就连最热的时候,都不像村里别的男子一般,穿着短褂短裤,或者赤着膀子。他就像一根青竹,像一棵青松,只有村里的李露儿,十里八乡最美的姑娘才配得上他。
  屠飞鸢低头对着倒影出神,直到一股奇怪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来。
  “啊……嗯……”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男女混合的声音。似猫叫,似呻吟。
  屠飞鸢好奇走过去,拨开草丛,等到看清里面的情形,不由呆住了……
  屠老汉和李氏做好午饭,便去喊屠飞鸢:“阿鸢,吃饭了。”谁知推开屋门唐古拉 王麟,屠飞鸢却不在,不由奇道:“这孩子,哪里去了?”
  二老关上屋门,便准备出去找,却听一声惊呼传来:“屠爷爷,阿鸢溺水了!”
  “什么?”二老顿时吃了一惊,“李家丫头,怎么回事?”
  “阿鸢溺水了,现在河边昏迷着。”大牛村最漂亮的姑娘李露儿站在篱笆外面,一身杏黄色的衣裙,白生生的面上露出焦急道。
  “老天爷啊!快带我们去!”屠老汉和李氏连忙向外走去。
  李露儿在前边带路,屠老汉和李氏跟在后面,很快来到河边。
  河岸上,一群妇人站在高处,对着下方河边上躺着的身影指指点点。
  “伤风败俗!”
  “不要脸!”
  一句句鄙夷与轻蔑,听得屠老汉和李氏一阵心惊肉跳:“我家阿鸢做什么了?”
  “屠大爷,你们家阿鸢也太不像话了。就算没爹没娘,也不能做出这种事?”
  “就是,往日看着挺老实的一个孩子,怎么不要脸起来,邢雅晨堪比窑子里的姐儿呢?”
  屠老汉与李氏脸色铁青,却更担心小孙女儿,强忍气怒,下了河堤。
  河边上,屠飞鸢浑身湿哒哒地躺着,眼睛紧紧闭着,一动也不动,身上的衣裳乱糟糟的,半个膀子都露了出来。
  “阿鸢?”屠老汉与李氏连忙跑过去,抱起昏迷不醒的小孙女儿,给她拢好衣裳,焦急唤道:“阿鸢?醒一醒?”
  屠老汉看着昏迷不醒的小孙女儿,又急又怒:“发生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她不要脸呗,勾搭王家小子,被王家小子踢到河里去了。”河岸上,一名妇人不屑答道,“若非李家闺女救了她,你们看见的就是一具尸体了,你们可得好好感谢李家闺女。”
  “不可能!”李氏抬头驳道,“我们家阿鸢不是那种人!”
  岸上响起一声怪笑:“难道是我们冤枉她啦?真是长得丑,心也不正,怨不得人都说丑人多作怪!”
  “就是!看看人家李家闺女,又好看又善良!”
  旁边,李露儿低头绞着衣角,柔声说道:“婶子们别这样说。阿鸢她……也是心里苦。”
  屠老汉又急又怒,转身对站在旁边的罪魁祸首道:“王家小子,你说清楚,我家阿鸢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害她?”
  王有禄是村长家的小儿子,素来是个游手好闲的混不吝,没人敢招惹。他小孙女儿素来是个胆小的,又怎么会惹王有禄?屠老汉不相信。
  “阿鸢啊,你醒醒啊!”李氏则抱着小孙女儿流泪唤道。
  好痛!好难受!斐鸢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仿佛有一大块淤泥堵在里头。喉咙苦得要命,身上沉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里像是烧起了火,又仿佛被水淹过,四肢百骸都被堵塞。
  偏在这时,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声刺耳的妇人腔调:“伤风败俗!”
  “丢尽大牛村的脸了!”
  是谁在大吵大闹?斐鸢不觉蹙眉,门卫在哪里许戈辉简历,把闹事的都拉出去!秘书呢,怎么叫人在她办公室外面闹腾,还想不想干了?
  这时,忽然一个慈祥和蔼的声音传入耳中:“阿鸢?醒醒?”
  谁在叫她的小名?斐鸢蹙眉。
  “阿鸢,好孩子,快点儿醒醒,别吓爷爷奶奶。”慈爱的声音再次传来,犹如一股清泉,冲开堵塞筋脉的淤泥。
  爷爷奶奶?斐鸢心中一惊,蓄力一掐,猛地睁开眼睛。视线陡然开阔起来,一抹明亮的阳光涌入目中,映出贴在脸畔的灰褐色布料,粗糙剌人。不远处,是清蓝的天空,柔软的芦苇,清澈的小河。
  她明明记得自己带着公司的员工们出去旅游,遭遇缆车断裂,坠入山崖了。这是怎么回事?斐鸢努力睁大眼睛,转动着视线,却看到一个个古装打扮的人物在四下晃荡。
  斐鸢抬起眼睛,看向上方。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带着慈爱与关怀地看着她,顿时脑中一空,脱口道:“奶奶?”
  蓦地,一个粗嘎的声音传来:“醒了?那就不关老子的事了!管好你们家的小贱货,再勾引老子,可就不是踹到河里这么简单了!”
  “呸!”一口唾沫吐下来,直直落在李氏的脸上。第二章
只见跟奶奶一模一样的面孔受辱,斐鸢心头大怒,猛地坐起身,张口刚要说话,却见一道佝偻的身影拦在王有禄的身前:“凭你一人说不算数,你不能走,得跟我们阿鸢对质。”
  “滚开!老不死佤邦联合军!”王有禄抬手便去推屠老汉,同时脚一抬,狠狠踹在屠老汉的胸口。顿时,屠老汉就倒在地上,衣袖被河边的石子划破了,露出瘦巴巴的手臂,一片鲜红涌了出来,一瞬间染红了衣裳。
  “爷爷!”看清屠老汉的面孔,斐鸢顿时急红了眼,从没有人能在她面前伤害爷爷奶奶!刚要爬起,不防身后一空,陡然吃不住力,仰了下去。却是李氏站起身,举起巴掌追着王有禄打过去:“你个狗东西,欺负我孙女,还打人,我打死你!”
  “滚开!老贱货!”王有禄没走成,一时恼了,抬起巴掌扇到李氏的脸上。他年轻力壮,这一巴掌就把李氏扇得倒在一边,他得意一笑,扬长而去。
  斐鸢大怒,快速抓起一把砂砾,爬起来就朝王有禄扬过去。谁知手扬到半空,蓦地脑中一阵刺痛,一幕幕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播电影一般,在脑中播放起来。
  心情烦闷的少女在河边散步,却意外撞破一对奸情。村里唯一的读书人,何青云的未婚妻李露儿,同村长家的小儿子王有禄衣衫不整地翻滚在一处。被发现后,李露儿威胁少女不许说出去。少女不肯,便被威胁、死拧、溺水……
  灰绿色的河水在眼前缓缓流动,如松如竹的少年站在水波中,手持书卷而立,清俊淡然。不能让何公子吃亏,是少女昏昏沉沉之际,弥留的念头。
  不知过了多久,脑中的刺痛渐渐消散,斐鸢睁开双眸。只见屠老汉与李氏满脸担忧地看着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双手抱着脑袋,躺倒在地上。
  “我没事,爷爷奶奶。”两世记忆合并一处,斐鸢对眼下的情形了然于心,缓缓坐起,看向河岸。
  河岸上,最醒目的是一抹杏黄色,全新的花裙子,掐出纤细的腰肢,衬得少女亭亭玉立。一张脸庞如缀着晨露的花蕊,无比娇艳,正是李露儿。
  旁边,一名名妇人满脸嫌恶,向这边伸手指指点点。
  “不知廉耻!”
  “勾引男人还被踢到河里,换了是我,早就找一根绳子吊死了!”
  扫视一圈古兰经诵读,不见王有禄的身影,斐鸢的嘴唇渐渐抿成一条线。
  “李家闺女就不该救她,如此不要脸皮,溺死算了!”又一个刻薄的声音传来。
  斐鸢眼中一冷,看向嚷得最欢实的那名妇人:“婶子,你过来。”
  “干什么?”被叫的妇人不耐地拧起眉头。
  “婶子过来就是了。”斐鸢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
  妇人皱眉走下来,嫌恶地道:“什么事?快讲!”
  “婶子们不是想知道我是如何勾搭王有禄的么?”斐鸢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抬头看向河岸,一个个看热闹的身影。随即,唇角一勾:“看好了!”
  说罢,猛地抬手,狠狠扇在身前妇人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长成这样也敢勾引老子?”斐鸢飞快抬手,又扇了妇人两个巴掌。
  妇人猝不及防,连吃两个结结实实的巴掌,顿时大怒:“好哇,你个小贱人……”
  斐鸢充耳不闻,抓住妇人的衣襟,用力一撕。只听“刺啦”一声,妇人的大半个膀子便露了出来。
  “丑八怪,不要脸的贱货,敢勾引老子,老子打死你!”斐鸢身子一转,腿一抬吻别简谱,一脚把妇人蹬进河里。
  只听“扑通”一声,妇人栽倒进河里,砸起一片水花。连吃好几口河水,不禁惊叫起来:“救命!救命联合睿康啊!”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河岸上的人全都惊住了。
  屠老汉和李氏看着自家小孙女儿,亦是发起愣来,小孙女儿在做什么?
  “倘若大伙儿没有看到这一幕,只听王有禄说婶子勾引他,大伙儿信是不信?”斐鸢视线一转,看向站在河岸上呆愣的众人,“我不知道王有禄是如何同大伙儿说的,但是我虽然生得丑,也不会做出那种事,给家中蒙羞。”
  通过王有禄的话,以及妇人们的指指点点,斐鸢大致猜到事情的经过。
  必是李露儿与王有禄见少女不肯保守秘密,将她溺至昏迷,丢在河边。而后做下圈套,令人误以为少女勾引王有禄,反被王有禄嫌弃地踹进河里,又对外说李露儿救了她。
  苟且通奸,颠倒黑白,害人者反成了救人者。思及王有禄欺侮李氏,脚踹屠老汉的一幕,斐鸢的眼中闪过冷厉。
  “李姑娘,你不是好心的很吗?怎么还不去婶子家喊人,叫他们来接人?”斐鸢半转过身,看向河岸上的李露儿。
  河岸上,做壁上观的李露儿乱马真人版,望着斐鸢冷厉的眼神,心里一紧。
  斐鸢收回视线,看向河里:“婶子,对不住了听听我的心,王有禄不在,无人与我对质,我只好请你来配合我重现之前的场景了。”
  此时,站在河岸上的众人,纷纷反应过来。一时间,脸上的表情精彩得紧。
  “小贱人!你等着瞧!”妇人在水里扑腾着水花,狠狠骂道。
  只见已经有人下去捞那妇人,斐鸢勾了勾唇,扶起李氏道:“爷爷奶奶,咱们回家吧。”
  走上河岸,擦过李露儿身边,斐鸢的脚步顿了顿:“李姑娘,纸包不住火……”一个邪魅的笑容浮现在斐鸢的唇边,捉奸要捉双,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可要小心!”
  李露儿看见她邪魅的笑容,不禁浑身汗毛竖了起来!
  死肥妞,她那是什么眼神?李露儿思及屠飞鸢前后种种异状陈霁平,心中惊异不已,一时竟没了主意。大连交通大学软件学院耳边听见那被救起来的妇人扯着嗓子大骂:“敢捉弄老娘!老娘撕了她个小娼妇!”
  “作死的小娼妇!打了老娘三个耳光!老娘不撕了她,下辈子投胎做畜生!”妇人拧着湿淋淋的衣角,破口大骂。
  李露儿眼珠一转,心中计定,跑下河岸来到那妇人身边,口里谴责道:“阿鸢怎么能这样?”一边抽出手帕,擦着妇人身上的水迹,关切地道:“婶子呛着没有?阿鸢也真是的,怎么变成这样了?就算为了洗清嫌疑,也不能这样对婶子?”
  “什么叫变成这样?小娼妇从来都不是个好货!”妇人叉腰大骂,“不要脸的小蹄子,一肚子肮脏黑水!勾引了王有禄,还妄想清白,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