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重映从麻黄桂枝二方谈表虚表实-江海涛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从麻黄桂枝二方谈表虚表实-江海涛
对于外感病的治疗,我们一般感觉无汗的患者要容易些,而有汗者要多少费点波折。就是因为无汗者正气不虚,即使高热恶寒,也可以通过发汗的方法把邪气掀掉。有汗者则是体表的正气不足,即使邪气不盛,也会因为自己的阵脚本身就不整齐而难以取胜。可见解表难易程度不至于邪气的强弱,而是在于患者自身的正气能不能顺利的供医者支配。
正气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具体到体表则一般是指营卫之气,二者相伴循行于体表起到保护作用。我们常说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这说明卫气比较活泼,行动迅速,营气比较厚重,是卫气的后盾支持闯关东中篇。也可以说卫气是开路先锋,营气是正规的大部队。机体受到外邪以后医生就要想办法调动营卫之气对邪气进行进攻,最简单而直接的方法当然是用麻黄汤发汗解表,如果患者脏无他病又是单纯受寒,往往可以汗出而愈,见效是非常快的。既然叫麻黄汤,起主要作用的药物当然是麻黄,麻黄辛温发散,古人说生长麻黄之地冬不积雪,是因为它能提调深部的阳气达到表层,虽然吃完麻黄以后可能出现身热汗出的表现,但它本身并不能补充阳气,它只是把已经存在的阳气调出来使用,所以中医都有一个常识,即麻黄过量使用能造成亡阳,出现身冷汗出不止等症状,就是因为它把阳气挥霍的太多了。可见麻黄作战只会三板斧,虽然勇猛而缺乏后劲,如果邪气薄弱有可能侥幸获胜,邪气若比较凶悍的话,只用麻黄可能出现两种结果,一是不能突破重围,二是虽然突破但也使得自身正气大伤,表现为体表有汗而表邪又不能尽去。正是由于麻黄的这个弱点,所以在麻黄汤中必须配伍桂枝,麻黄发的是卫气,桂枝有通脉的作用真木今日子,它能输送营气,营气是卫气的后盾,麻黄这个先锋没有把握必胜的时候,后面必须依靠桂枝运送来强大的营气,这样有先锋有后盾庞玉良,我们就可以比较有把握的击溃敌人。可以说麻黄汤中懂得配桂枝,是中医发汗和西医发汗的根本不同,西医治疗发烧也懂得用发汗的方法,但西医认为发汗退烧只是缓解症状,并不是真正治病,一些感染性疾病,光发汗退烧是不行的,必须杀灭病原体,应用抗生素或抗病毒药物,否则的话汗退以后体外还会复升。这样看来中医只懂得发汗似乎很愚昧泸县四中,但中医的治疗实践表明,如果发汗得法,往往病人就热退而愈了,并不像用西药那样汗退复热,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值得我们思考。其实就是因为西药只能发卫气,不能发营气,水杨酸相当于麻黄的作用,作战虽然勇猛,但也只是开头能取得一些小胜利,把邪气打开一些通路,使汗能出来养肝汤的做法。由于后面没有营气对外邪形成大兵压境的态势,邪气并没有真正的溃败,或者暂时退让一下,很快又复集起来,所以病人的汗一收很短的时间内又会发烧,这时再重复发汗,逐渐地使病人天天大汗淋漓,自己都感觉着虚,而发烧还不能解决,所以用西药发汗在一开始就是战略上的错误,每次都是打的无准备之仗。
外感病在中医中是相对简单的病,每个中医都不难应付,但我们接诊病人恐怕最不愿意碰到的就是被西药发过汗的人。因为初发病的人病机比较单纯,按照正规的方法给予解表可以比较容易的痊愈,为什么用西药发过汗的病人就不好治疗了呢?我们知道机体为了防止外邪的入侵倔强吉他谱,平时体表都分布有营卫之气的,来了外邪先有这些营卫之气来阻挡,这样邪气不能进入体内,同时由于体表常驻的营卫之气不够强大,也不能把外邪驱赶出去丹尼·特乔,二者相持不下就形成了表证。医生要做的就是向体表增强兵力以期击溃敌军,比如用麻黄汤,里面的麻黄和桂枝分别把卫气和营气调集到体表,其实也相当于调集的轻骑兵和水军,麻黄行动迅疾,像是骑兵,桂枝通过经脉来输送兵力,相当于水军,这样先锋和后盾都到位以后再正式作战,可以说是从容不迫,因此胜算是比较大的。用水杨酸发汗则不同,并没有从机体内部调集兵力,直接对体表常驻的这点兵力下达作战命令,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正气被拼掉了,邪气还没有散去,所以西医认为发汗不能治病,必须杀灭病原体。其实从服用中西药后机体不同的反应,也可以推断二者调动气机的不同,服麻黄汤后会出现心跳加速,身体感到烦热等表现,这是整个机体正气被鼓动的表现,而服用水杨酸后往往没有这些感觉,不知不觉的就出汗了,所以它发汗的层次很表浅。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有些人吃完水杨酸一发汗,第二天就痊愈了,这就是一个正邪实力对比的问题别惹痞子王妃,这个人体质非常强壮,不用调集机体内部的正气,仅靠体表之气就能把邪气打败,这种情况当然是存在的,如果正气更强大一些,可能感受邪气也根本不发病。体表的正气就相当于我们手头的零钱,如果开始发病时就用西药发了汗,就是无谓的把这些零钱浪费掉了,下一步治疗会感到手头拮据裴少飞,只能去银行取固定资产,为治疗带来的麻烦,所以中医都不愿意接被发过汗的病人。
外感病治疗的大法是无汗用麻黄,有汗用桂枝。无汗用麻黄汤,道理刚才已经讲过了,那么为什么有汗的用桂枝汤呢?一般的解释就是桂枝汤中的芍药能够敛汗阿史那沙苾,还有本草书说桂枝能止汗。而我们认为桂枝汤的作用其实是恢复体表的秩序,也就是对体表进行“格式化”。体表之所以出汗是因为原有的秩序被打乱了,比如原来的营卫之气为了抵抗外邪,都是有阵法排列的,至于具体是什么阵法我们当然不知道,但由于机体的灵性本能,它们肯定有一个合理有效的排列,现在由于作战瞎指挥,各个作战单位被打得很凌乱,体表也就不固而有汗液漏出。这些作战单位混乱以后就像铁块里面的原子没有统一的极性帕尔萨斯,所以这块铁也就没有磁性,怎么能让铁原子都向一个方向排列呢,当然就是磁化,大话西游重映用磁铁吸引它一下,这块铁里的原子就会整齐排列而带有磁性,那么磁铁是怎么起作用的呢,是靠它的南北两极,用这两极形成一个整齐的磁场,在这个磁场中的原子就被它顺化了,那么同样我们回过头来看桂枝汤,桂枝的辛散和和芍药的酸收其实正是设立磁场的两极,在这个磁场中原来已经混乱的营卫之气被顺化过来,形成规则的阵营,这样体表就恢复的往日的宁静,也像磁带一样,磁带上记录着各种信号,如果让这个磁带在磁铁上过一遍,那原来的一切信息都被抹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消磁。
提到体表的秩序,我们说任何自然的事物都是从有序走向紊乱的,即向着熵增加的方向推进,韩世雅那么要保持这种有序就必须提供能量,比如我们细胞膜平时总要保持一种电位差,维持这种电位差当然是要消耗ATP的,那么消耗这么多能量来维持这样一个东西有什么意义呢?这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只有保持电位差才能在需要的时候形成动作电位,进一步完成各种生理功能。同样体表的营卫之气平时肯定也要保持一定的规律性的,绝不是杂乱无章的乌合之众,机体保持这种规律性当然也要消耗能量,其实就是体表平时就有储存一定的势能来备不时之需,来了外邪之后想办法把这个势能释放出去,以达到祛邪的目的,治疗的合理性就是掌握释放势能的时机,不能提前释放,那就像刚才说的把零钱挥霍掉了,还没有买到顶用的东西,正确的方法是把这些零钱和银行的整钱合在一块购买想要的东西,经常有消费者犯这样的错误,不舍得花一千块钱买一件像样的东西,只舍得花二百块钱买个山寨货,不顶用又花三百块钱买一个,最后实际花费不少了,还是没有达到目的,这和发汗不得法是一样的。
多米诺骨牌也是一个储存能量的游戏,需要费很大力气把它排列好王的小宠,然后在娱乐时释放它贝鲁梅伯,最后变得一片狼藉,可见把骨牌从杂乱无章排列到井然有序就相当于使用桂枝汤的过程,这个过程把能量蓄积起来,而把骨牌推倒就是使用麻黄汤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桂枝汤补益的意味比麻黄汤要多一些,因为蓄积的能量需要有一个来源,麻黄汤则不需要准备这么多,只是扣动扳机就行了。
动能和势能是一个物理概念,前几天听到一个演讲说中国自古就缺乏科学的思想,我们有的只是技术,没有提高到科学理论的高度,确实是这样,我们古代应该是不会计算动能势能的具体转换,但不代表我们没有认识到这种现象,其实动能势能的应用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比比皆是,中医学当然也不例外,内经中有少阳多气少血,太阳多血少气的记载,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气动而血静,也就是气活泼而富含动能,血静谧而存储势能,少阳为阳气初生,没有什么资本只有闯劲,处于创业阶段关中秘事,所以多气少血,即动能多势能少,这股活泼之气需要不停的跑,如果道路不畅就会发生郁滞,所以少阳主枢,出了问题以疏散为主。那么太阳多血少气就好理解了,太阳为老阳,阳气已经处于守成阶段了,不用在外面拼搏,只吃自己年轻时储存的老本就行了,所以它是势能多而动能少,正是因为它有势能,可以在体表像张开的弓弩一样守卫着,来了外邪用麻黄汤一放箭就解决了,所以太阳主开,出问题就释放能量把体表打开。可见太阳的工作以蓄能和放能为主,当然这种蓄能和放能应该是在平时不知不觉地就完成了,使用麻黄汤和桂枝汤只是发生在体表出现障碍不能独立完成时,如果是因为体表的扳机失灵导致箭放不出去,就需要麻黄汤帮助一下,如果是体表释放能量有些过度,使原来的秩序过于紊乱无法自行恢复的时候,则需要桂枝汤帮助一下。
刚才说了蓄能放能的例子其实在中国文化中到处都有,绝不仅仅限于中医,再比如我们熟悉的书法艺术,有一个故事说羲之在献之写字的时候,偷偷地在后面猛拔他的笔管结果没拔动,在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时感到献之很厉害,把笔抓得这么紧是真功夫龙战长空。长大了觉得这个故事是外行杜撰出来的,因为把笔抓紧了必然僵滞,根本没法好好的写字,真正的艺术必然是放松的。但后来我又觉得这个故事有可能是真的,即正确的握笔应该是即紧又松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像鹰爪子一样,老鹰的爪子在不用的时候并不是紧绷着的,但一碰到猎物马上能收缩梦见果冻,也和老鼠夹子一样,老鼠夹子撑开了,张的嘴很大,好像很宽松,但里面含着势能了农卖网,一旦碰它马上释放出来。所以握笔的正确方式应该是不能紧张,但是要有势能含着,否则的话虽然放松但是松懈放飞坚强,只有包含了势,才能把意气输送到手和笔。
起到王羲之的书法,为什么他被称为书圣呢?当然首先是笔法精到一丝不苟,即使光看线条我们也可以发现贾征宇,再短的线条也绝不会直来直去,都是有弧度的,但是这个弧度又都不大,必须仔细看才能发现,只有这样才有动感和蓄势感魔法使之夜,如果太直或太曲都显得无力,弧线有顺时针和逆时针两种,这两种弧线按照什么顺序安排才符合美感就特别重要,行草书的书写速度不会太慢,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怎么安排,但最后写出来的字又让人感觉很合理,这说明他在写字的时候应该有个一以贯之的理念在,一切都是在这个理念下自然生成的,绝不是机械设计成的,书法界还有一个传说就是,献之的母亲说过的一句名言:“我儿练字三千日,只有一点像羲之”小时候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觉得写字是一个量的积累,十年才学会一个点,后面还要再积累若干年才能把笔画学全,长大以后觉得这个故事也是杜撰的,太夸张了,一辈子没有那么长,如果那样的话倾其一生也学不会写字,但再后来又感到这个故事有道理了,因为一门艺术背后有一个一以贯之的规律存在,掌握这一规律就可以推演出其它,所以虽然十年只是学会了一点,如果是真学会的话,其它的笔画应该也可以了。第三个传说是羲之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悟书法,我觉得这里面共通的地方应该就是那种蓄而待发之势,能蓄势就能让人感到总有一种活的东西在里面。我们自古就崇尚龙,自称龙的传人,就是因为龙腰曲折盘旋,含蓄又充满活力,形意拳的四象中用龙身,要求躯干像龙一样,其实就是要取曲折含蓄之势。蛇和龙的体型有些像,但蛇只会一个圆圈型和一个正弦曲线,这种曲线用简单的方程就可以解出来,这就比龙的境界差远了。中国人崇尚的东西都是非线性的,比如音乐,西方的音乐提速或减速都是均匀进行的,他可能像抛物线一样以二次方的形式提速,并且在提速之前往往还要先减速,即欲快先慢,这样节奏就像橡皮筋一样被拉长缩短,这说明中国的节奏也是在缩放上做文章。我们简单的讨论了一下中国的书法、武术、音乐等等优秀文化都讲究缩放。
我们探讨了表虚表实的不同机理,指出表实比表虚更容易处理一些,举一反三,里气和表气是同一个道理,调理内伤病时,大便干燥的比大便稀溏更容易用药,也是一个正气虚与不虚的问题,就不展开讨论了。
欢迎转发